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痴爱

   神田又收到了一支刚刚摘下来的玫瑰花,清晨的雾气还未散去,鲜红的玫瑰花瓣看起来就像是那种被人精心保养过了一样,他的包装纸是很漂亮的粉色,还扎着一个蓝色的蝴蝶结,如果女生看到了的话会很高兴吧。
   他住的地方是居民楼,又脏又破,不是那种破破烂烂的棚户,而是没人愿意住的老房子。
   因为租金便宜,所以托某个人的福帮他找的房子,神田对此很满意。
   居住环境很清静,绿色的树木和爬满爬山虎的墙壁看起来很顺眼,没有了碍眼的人神田难得的自己动手打扫自己的新居。
   因为搬来之前有过交代,所以房间并不是长期无人居住一般脏乱,马里很负责的帮他搬一些很重的东西,例如书架沙发茶几和床之类的重活,不到几个小时就准备完成。
   马里临走前还做了饭,作为乔迁之喜,吃完就走了。
   神田看着马里把碗洗好了才慢吞吞的往回走,临走时还再三交待神田按时吃饭睡觉,听得神田脸色阴沉沉的摔门关上,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了那个啰嗦的老头子。
   不过明知道那个老头子的秉性还每次都中计,神田头疼的扶额走向阳台,看着马里送给他的一堆盆栽,叹了口气。
   神田知道他们一直都把他当成小孩,就算这个事实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他们还是什么都没变,这也是神田会动不动就发脾气的原因,毕竟没有谁喜欢被当成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一群白痴。”神田一脸生气的看着脚边和阳台上长得还不错的花草,看起来它们被主人很用心的照顾着,所以很忍耐的没有一脚踢飞。
   “那……那个,你好。”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神田不耐的抬头,一个白头发的小鬼就那样闯进他的眼睛,他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只是他一头雪白雪白的头发看起来太过诡异,一张看起来还算英俊帅气的左脸上却有一道暗红色的疤痕,如果不是他说着一口外国腔调的话神田一定以为他见了鬼了,“我叫亚连·沃克,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说完灿烂的笑着露出一口漂亮洁白的牙齿,还十分友好的伸出手。
   神田眼角一抽,看着眼前这个自来熟的外国小鬼伸出的右手,一脸愠色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进屋,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更何况还是一个超级讨厌的蠢货。

   而另一边的亚连看着神田毫不犹豫的转身有些被伤到了,再看看自己很正常的右手,他很是失落的叹了一声,苦着一张脸笑着说道,“又被讨厌了。”
   不过亚连并没有因此而退缩,他趴在阳台上大大咧咧的看着对面发呆,回想刚刚那个人在阳台的围栏吸烟的样子,一想到那张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在烟雾中露出浅浅笑意的脸,亚连立刻感觉自己快要冒烟了。
   但是一想到神田或许已经知道了,那些旖旎暧昧的想法就像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烟消云散了。
   “别气馁啊亚连·沃克。”亚连立刻自信满满的握拳,自我安慰道,“说不定是他太害羞了。”

     第二天,准备出门的神田就看到了那支鲜翠欲滴的玫瑰花,还是特别鲜红的那种,忍耐着一脚踩烂的冲动,把它插进放在外面的花瓶,里面已经插了很多不同颜色的玫瑰花。
   这也是神田为什么换地方住的原因,因为他被人跟踪了(那个闲不住的老头子还说跟踪他的一定是个变态),虽然神田不以为意在教训了几个不怀好意的小混混之后不堪其扰的换了地方。
   “马里这个笨蛋。”神田满脸黑线的看着那个老头子专门送给他的花瓶,一想起那两个一脸期待外加幸灾乐祸的脸就一肚子气。
   贴在包装纸上的便利签让神田嘴角抽了一下,并没有像以前一样直接扔掉,看着上面写得越来越来漂亮的字体,想了一下就夹进书里,和往常一样面无表情的锁门下楼,去学校。
   今年是他最后一年,从明年开始他就要进入社会开始工作了,然后结婚生子,神田脸色莫名的黑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起来那个老头子好像在准备给他介绍相亲对象来着。
    等他到了学校进了自己的班级之后,果然又在抽屉里发现了今天的早餐和午餐,神田对此已经从一开始的怒不可遏疑神疑鬼到现在面无表情的吃完。

   【谢谢!】匆匆忙忙抄写作业的亚连察觉到手机的震动之后,抽空看了一眼,立刻心花怒放的回头看着坐在后排一脸面无表情的神田,而后者已经昏昏欲睡的撑着下颌小憩。
   【你喜欢就好,我学了新菜,明天做给你吃❤❤❤】亚连刚刚发送成功就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抬眼看着拉比一副同情加猥琐的脸一脸生气的拍掉他的手。
    “你还在生气啊痴汉亚连?”拉比挠挠头,一脸无语的说道,“我都道歉了一个月,你也太记仇了吧?”不过话虽如此,拉比却没有和他计较这些。
   “离我远点,白痴兔子。”亚连冷冷的说了一句立刻收起手机,低头继续写作业。
   “你再怎么学都学不会优的毒舌哦!”拉比小声的说了一句立刻回到自己座位上,期间还骚扰了一下神田,结果就被他毫不留情的揍了一拳。
   面对所有人都忍笑到抽搐的脸色,拉比揉着自己的脸默默的移开视线,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在笑。
   “活该。”亚连冷哼了一声,毕竟神田可不像他冷漠的外表,火爆的脾气和性格他们都讳莫如深,没有人敢去惹他,也就只有拉比会被神田过于美丽冷艳的外表欺骗,被教训了很多次仍然屡试不爽。
   对于拉比打招呼的方式亚连从一开始的耿耿于怀到同情,除了一句活该之外还有一个月前拉比在神田面前说的醉话,亚连觉得这是拉比应得的报应。

   结束完无聊的课程之后回到家里,神田满脸疲倦的躺在沙发上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手机里又是一堆未读短信,有臭老头的有马里的也有阿尔玛的,更多的是那个不明身份的人。
   【吃饭了吗?】
   【今天又被留下来了,好饿啊!】
   【我到家了,懒得做饭又好饿,只能出去吃了。】
   他又发来一些无聊的琐事和食物的照片,就在神田刚刚编辑了无聊还没发过去,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这下神田沉默了。
   【如果我们住在一起就好了。】好像在试探神田的反应,却又直白的说出了深埋了很久的念想,这三年从一开始的问好到现在絮絮叨叨的聊着天,最后总有一句似乎很遗憾的又或者很失落的表白。
   【我是男的。】神田愣了好一会儿,生硬的发出一条信息【三年了,你还没玩腻吗?】
   【我爱你。】神田愠怒的脸色看到他继续发来的信息,【我爱你,从未改变。】
   【无聊。】千篇一律的结尾,神田关上了手机,简单的做了一些饭菜,吃完后到阳台吹风。
   对于被人一天到晚的表白神田很是苦恼,这让突然想起来拉比的建议,交一个女朋友或者男朋友都行,大概那个人或许就会知难而退了。
   神田叼着烟靠在阳台上发呆,他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毕竟那个人似乎不是那种轻而易举就放手的人。

   亚连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的看着阳台上的神田,眼中的爱意在夜晚的遮掩下再也无法隐藏,一开始亚连也会恐惧着这样的自己,但是他却反而越来越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嘴巴毒性格火爆,除了脸长得好看之外缺点一大堆的人,还是一个男人,亚连对于自己莫名其妙的动心常常欲哭无泪。
   三年前科穆伊强制执行的生日会,刚刚成为科穆伊学生的亚连有幸参加,结果生日派对过程很多人都拼命的给神田灌酒,年满十八的神田总是一副身形高挑而纤瘦样子,加上那张美人脸和长长的马尾总是被误认成高冷美艳的女人,以至于和他打招呼的人都留下了“魔鬼美人”的印象,所以那天晚上被灌醉了。
   那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亚连回想起那天晚上神田被就熏红的脸以及惊艳的笑容,刚开始或许只是恶作剧,结果最后还是入戏太深,爱上了所有人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女神”。
   所以他除了送花留言告白送爱心便当外加聊家常外根本不知道还要做什么,毕竟神田的日常很低调,拉比英雄救美的办法根本没有什么用,大多数时候都是神田一个人就把所有人都打得落花流水。
   手机震动的声音拉回亚连的思绪,亚连解锁一看,脸上立刻笑出一朵花来。
   【晚安。】
   【晚安,亲爱的么么哒^3^】

   第二天,刚刚走到神田门口的亚连立刻看到已经等候多时的神田,抱着双手冷着脸看着他。
   “早,早上好。”亚连心一跳,连忙把玫瑰花往身后藏,讪笑着打招呼准备随时逃走。
   “你就那么喜欢我吗?”神田逼近亚连,居高临下的看着亚连,这时候才发现亚连已经不是三年前那棵弱不禁风的豆芽菜了,亚连已经和他差不多,隐隐有超越他的的趋势。
   已经三年了,还没放弃吗?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亚连闻言心一跳,惶恐不安的想要否认,最后还是豁出去一般把刚刚买来的花颤抖着的双手递到神田面前,亚连咬着下唇努力遏制过于频繁的心跳,做好被神田毫不留情拒绝的准备,虽然明知道不可能,内心深处却还是隐隐有着神田会接受的期盼。
   神田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只是冷漠如冰凌的眼神却看着亚连的眼睛,没有三年前杀气腾腾的脸色让亚连心生希望。
   “我又不是笨蛋。”神田无奈的皱眉,伸手拿过亚连手中的花,结果还没抱怨完就被亚连扑到一边的墙上毫不犹豫的抵开神田的牙关和他唇舌相依,汲取着肖想已久的美好。
    神田想推开亚连却被亚连牢牢的困在怀里不能动弹,只能任由亚连亲吻。
   “如果不是拉比挑明了,你大概永远不会发现吧!”亚连盯着神田迷蒙的眼神,心满意足的继续亲吻神田纤细的脖颈,又亲又咬,小声的嘀咕道,“明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喂!”神田一惊,按住亚连已经伸进衣服里面揉揉捏捏到处作怪的手,脸颊微红,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别怕,我会很温柔的。”亚连笑容满面的抱起身体发软的神田进房间里面,“不喜欢的花就说不要就行,我很好说话的。”然后迫不及待的关上门。
   喂,你这个白痴,我不是这个意思。神田来不及反抗就被扑倒了,亚连开始贯彻他的“温柔”做法。
   最后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的神田脸色超级难看的思考,我到底做的对不对呢?
   而吃饱喝足的亚连仍旧抱着神田暧昧的上下其手,看着神田一身来至于自己的杰作笑的合不拢嘴。
   对错,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很久没写了,估计又ooc了【泪目泪目】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