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野犬(标题废,哭晕~)

   被人跟踪了。
   神田优转头看向背后空无一人的小巷子,没有人,却让他有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就好像有谁正死死的瞪着他。
   感觉糟透了。神田优的瞬间反应很出色,这让他解决了很多藏在暗处伺机而动的小虫子,但是他用冷静的目光来回巡视任何一个能躲避人耳目的地方,却仍旧没有发现什么,这让他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
   他黑着一张脸,怒气冲冲的走了,也许是神田优身上散发着随时都会爆炸的怒火,路上的行人都对他退避三舍。
   回到他的单身公寓里,刚刚教训了隔壁醉酒调戏他的男人之后心情已经稍微有点好转,脱下外套径自躺在床上,手机震动的声音吸引了他的目光。
   神田看着来信人的名字--拉比,迟疑了一下才点开拉比发来的短信。
   神田认识的人不多,拉比绝对是最奇葩的一个,也许和他自来熟而且十分爱唠叨的性格有关,第一天认识就千方百计的要到了神田的联系方式,然后没完没了的电话短信骚扰,揍了太多次以至于拉比已经找到了如何在神田手下生存的技巧,这也是神田没办法彻底和拉比闹翻,因为那家伙真的太烦人了。
【今天来了一个小师弟,要和人家好好相处哦!~】后面还有一条波浪线,可以想象拉比那副眯着眼睛笑的嘴脸,神田直接把他那条短信删掉,把手机关掉之后看着摆在床头的武士刀,它已经尘封了很久,久到神田都已经忘了它是真的而不是徒有其表的木刀。
   神田优曾经是一个流氓,而且还是一个人见人怕的流氓头子,不过不是那种打家劫舍,而是当初因为有很多人看他不顺眼想教训结果反被教训的流氓太多了,所以就被认为是流氓头子,又因为长相的原因,找茬的人多了就变成了无差别攻击。
   那个时候神田还是小学生,天天打架,后来他被一个从外国来的怪老头收养之后就有所收敛了一些,不过很多观念已经根深蒂固无法改变。
   和怪老头走之后已经是第五个年头,而神田已经二十岁了,从两年前臭老头就一直催他交个女朋友,还恬不知耻的给他介绍相亲对象。
   神田牙疼的啧了一声,今天他上了一天的课接到老头子发来的威胁短信后无奈前往约定地点,面色不愉的吓走了原本心情不错甚至有点粘人的外国美女之后又被人跟踪。
   结果有心事的神田做了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到了教室的时候所有人都自发的绕开神田,只有拉比笑呵呵的凑上来和神田打招呼。
   “小优,早上好!”说完还帅气的甩了下额前的头发,抬手就拍在神田肩膀上。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向拉比,安静的看着拉比接下来的下场。
   “……”拉比也反应了过来,不过已经来不及了。
   神田捏着他的手腕,一脚踢上拉比的膝盖,趁拉比失重时又被侧踢飞出去,所有看好戏的同学连忙纷纷退开,任由拉比倒地不起。
   “喂喂,小优不要这么暴力嘛。”拉比一脸无奈的揉着被踢到的地方迅速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嘟哝着几个说不清的音节,看到神田瞪向他的凛冽表情之后立马笑着打招呼:“哟,今天天气不错,有没有兴趣和我出去约会?”
   约会,有一种解释就是约定会面。对他们来说,约会就是约战,还有一种就是需要一起两人一起做的事才会邀约对方。
   “我拒绝。”神田优听完直接面无表情的回绝了,每次拉比选的地方不是酒吧就是舞厅,别以为他真的不知道拉比是利用他的外表泡妞,每次一有长相不错的女人来搭讪拉比总是利用自身优势和那些女的聊的火热朝天,反而一边兴致索然的神田练就了千杯不醉的技能。
   这都是托了某人的福,神田恼怒的瞪了拉比一眼往自己座位走去。
 
   上课了,教师是一个十分热爱科学到发疯发狂的超级妹控科穆伊,每天除了对李娜丽温柔细语面面俱到之外,对他们这群无关人员的糙汉子反而一脸不耐烦甚至可以说得上很嫌弃的奴役,当然没有人敢反抗,否则后果自负。
   当初因为神田出色的外表经常受到吃了莫名飞醋的科穆伊的“照顾”,让很多教师和同学看到了神田隐藏在冰冷面具之下的冷酷无情与暴虐无常的性格。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会明哲保身的离神田远一点的原因,虽然神田美则美矣,却是个十足的暴力美人,他们决定远观而不可亵玩。
   对于这些诸多误会,神田根本懒得理会,一张冷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等到一天课程结束时,拉比还不忘怂恿神田出去浪翻天。
   “小优,一起去玩吧!”拉比以收到老头子的拜托为由天天拉着神田进出那些人龙混杂的场所,美名其曰成长,当然之后找神田碰杯的时候直接被神田灌趴在椅子下。
   “滚开。”神田懒得跟拉比废话,一脚踹开死缠烂打的拉比,左拐右拐的在巷子里走起了迷宫。
   但是几分钟后,神田看着周围如出一辙的白色墙壁,眼中的风暴迅速聚集。
   他好像把自己绕迷路了。这个认知让神田咬牙切齿,该死的白痴兔子。
   神田没有打电话,一想到拉比幸灾乐祸的笑脸神田立刻打消这个无聊的念头。
   他向后退一步暗中蓄力,轻轻松松地跳上了对于一般人而已高耸的墙头,正准备找方向的神田被墙的另一面此时此刻正发生的斗殴吸引了视线。
   十几二十人围攻一个已经被逼到墙角的小可怜用生硬的语法解释误会,当然神田看到那些嚣张的挥舞着棒球棍的流氓就知道了,他们是故意找茬的。
   原本准备悄无声息溜掉的神田在看到有几个人听到响声抬头一看,眼睛唰的一下亮了好几倍,神田一脸憋屈立刻一脸凶狠的瞪了回去,结果看到那几个人扭扭捏捏爆红的脸色气不打一处来。
   艹,这是被看上了吧?神田难得的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他不走了,就算这小子没办法教训这些人他也要揍他们一顿。
   最近老头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一直禁止他外出参与械斗,以至于他最近心里窝着一团火,见谁不顺眼烧谁。
   而那个被围攻的小鬼在发现言语周教并没有什么卵用之后不出预料神田的开始了1对N的对决,而被小鬼刺激到吐血的混混们早忘了章法的抡起棍子就往人身上脆弱的地方招呼上去。
   白痴。看着小鬼不自量力的行为嗤之以鼻,看着被偷袭而捂着肚子像只虾米弯着腰尽量缓解疼痛的小鬼,神田从墙上跳下来一脚踢开招呼在小鬼后脑勺的铁棍,伸手捏上其中一个人的手腕一扭直接把人扔到准备掏家伙的人身上,干净利落的处理了所有愤愤不平的家伙。
   神田意犹未尽的活动了一下手臂,如狼似虎的目光让所有人立刻群鸟飞散,那屁滚尿流的模样比见到了洪水猛兽还要悲惨万分。
   “他是神田优,大家快跑啊!!!”涕泗横流的歇斯底里喊出一句所有人连做梦梦到都会怕的名字,所有人瞬间撤的一干二净。
   怎么跑了?神田气结,原本挑衅的不是他们吗,怎么他还没出手就被吓跑了,神田正准备追上去人道毁灭,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神田。”那个十六七岁的小鬼已经迅速整理好着装,一脸绅士的走向神田,“好久不见了,我是亚连·沃克,还记得吗我吗?”
   “嗯?”神田脸色不愉的转头看着眼前的白发少年,苍白的左脸上有着很奇怪的东西,一双异于常人的眼眸让神田游戏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可惜神田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亚连·沃克”这一号人,而且还是一个虚伪做作的外国佬,虽然对于外国人神田并没有什么厌恶之情,但是他讨厌自来熟的人,于是他毫不客气的打断亚连亲昵的接近:“你是谁?”我根本不认识你。
   “……”少年脸上兴奋的神色立刻变成了失望,但是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从包里取出皱皱巴巴的信封递给神田,脸上的笑容让神田恨不得一拳招呼上去,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写信给他的正是他那个一年到头总是喜欢到处跑的老头子。
   “以后请多多指教了,神田。”说完十分礼貌的弯了一个九十度没有一丝偏差的鞠躬,神田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破绽的笑容,眼角一抽忍住了踹人的习惯。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受人之托照顾一下好友的弟子。神田记得那个总是把烟酒女人挂在嘴边的男人,轻浮起来简直夜夜笙箫都不是问题,当初那家伙被他从窗子丢到马路上,理由就是说神田什么都不沾像个神经衰弱的女人,虽然是醉话还是被神田一直怀恨在心。
   一想到那个男人的不良嗜好,神田冰冷的眼神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戳在亚连身上,他连忙解释清楚,“那个,我烟酒不沾,而且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除了年龄小了点,亚连在心里不舒服的嘟囔了一句。
   神田想拒绝,因为他的地方很小,而他也不想有人莫名其妙的闯进他的地盘,但是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脑海里想象着某些人看到老头子手机里珍藏的珍贵影视,神田一想到不可收拾的后果,冷着一张脸斜睨了一眼静观其变的亚连,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是默认了?亚连看着神田的背影猜测了一瞬,立刻抬脚跟上。
   虽然和两三年前不一样了,但是神田脸上的冷漠还是丝毫不减当年,但亚连看到这样的他反而暗自高兴了起了。
   谁能想到当初一见面就斗得死去活来的两个人会发生那样的事,那时候他们在外人看来都已经到了相看两生厌的地步,但是亚连一直都在改变自己的处境,而神田之所以一见面就直接给了他一拳甚至把人丢出门去的理由是因为自己的养父,本来陪着养父拜访好友亚连就一百个不愿意,结果才刚刚进门就被毫不留情的扔出去了。
   那时候心高气傲的亚连直接和神田杠上了,各种言语上的冷嘲暗讽、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以及拳脚之上的切磋,硬生生把一个什么招式都不会的小鬼调教成了能分分钟搞定一群不良少年的高手。
   而神田从一开始的揍错人,因为不好意思开口道歉而发展到不可回收的局面,只能稍加忍耐,只是他总是会被亚连三言两语刺激到拔刀相向。那是一把真正开过刃见过血的武士刀,这段历史能追溯到他的上一个养父,关于那个人神田连说出口的欲望都没有。
   也正是因为神田的忍让,让原本愤愤不平的亚连更加讨厌神田,不但没有绅士风度的赶走了追求神田的小姑娘们,而且理所应当的抢走女孩们送给神田的美食,就连告白都被亚连三番四次的破坏,而神田总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让原本乐此不疲的亚连连续吃瘪。
   持续了快两年时,亚连才发现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少时光竟然在神田身上浪费了足足两年时,比神田这个喜怒都放在脸上的人精亚连不同,他发现神田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无视他时,他憋屈的发现他很想念当初两人争锋相对时的时光,亚连把一切罪过归咎于神田那张犯规的脸。
   明明是一脸瘦弱惹人怜惜的样子,偶尔想起来哪怕是冷笑也让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想将他抱在怀里亲着他的额头保护他,结果却是个十足的暴力分子浪费了他的脸。
   已经能够和神田势均力敌的亚连在所有人的传述中也明白了神田的过去,被遗弃的他受到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国家的雇佣兵收养,四五岁就扛着比自己还长的刀进行某些不能明说的任务,像只野犬一样为了活着的本能厮杀着一切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活物。
   如果不是遇到了神田,亚连觉得自己有可能就会忘了过去平淡无奇的长大成人,然后漫无目的结婚生子,成为世俗中庸俗的人类。但是没有如果,他遇到了神田,而且长久的相处让原本的一切开始慢慢脱离了原先的轨迹。
   从同情理解到维护,亚连看着神田面无表情游离在众人之外时的背影,一种孤独而寂寥的心情让他备受煎熬,甚至自发的将神田扯到名为友谊的圈子里,而那时候神田只是一脸嫌弃的说了一句幼稚就转身离开了。
   所有人都在埋怨神田的冷漠,而神田自己则不置可否。
   亚连心中如同暴风酝酿的情绪在某次神田被一个长相清秀斯文可爱的男生拦住表白的时候,翻天覆地的骇浪简直快把他拍死在沙滩上。
   神田连眼角都没有施舍给那个颤颤巍巍的告白者,但这种事有一有二就有三,接连不断的男性告白者让亚连原本高涨的怒气找到了发泄的场所。
   对于此神田根本懒得理会,只有被老师提名两两出去罚站时,被亚连弄得怒火中烧的过几招,然后继续罚站。
   后来因为亚连为了恶心神田居然强吻了他的时候,亚连被神田追的满大街的跑,又因为神田的身份暴露,老头子带着神田立刻转移了地方。

   直到现在,亚连才算是认真的与神田见了面,神田对他的印象根本就已经忘了错不多,亚连挫败的跟在神田后面。
   神田正在思索房间分配问题,虽然多出一个人只要他别像马里和狄夏一样吵吵嚷嚷就行,他一向所求不高。
   被神田扔在客厅的亚连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心满意足的笑了,看着门上神田闲的无聊标注的隔壁房间径自推门而入,说是书房里面却没有几本书,亚连猜到估计是神田又懒得逛书店的原因,笑容开怀。
   墙上还贴着一些照片,估计是上一个房客留下来的纪念。
   亚连放好行李箱就往外走,看着冰箱里面的东西有些不敢相信,整整齐齐的放满整个冰箱,是新买的。
   熟练的开火做菜做饭,然后敲门:“神田,吃饭了。”

   而此时刚和老头子打电话投诉的神田,一脸吃瘪了的样子看着亚连坐在桌子边上,有些难以相信的看着亚连问道:“你是那个豆芽菜?”虽然样子挺像的,但是神田有些想象不到那时候莫名其妙对他恨之入骨的豆芽菜,和眼前这个笑容温和可亲的少年人是同一个人。
   “请叫我亚连,谢谢!”亚连脸上的笑容不减。
   “你有什么目的?”神田看着面前的荞麦面难得的高兴了一下,老头子虽然没有说太多,但是神田已经模模糊糊猜到了一点,朋友间无伤大雅的赌博。
   “以后你就知道了。”亚连没有说太多,在神田身边坐下之后就开始雷厉风行的左右开弓,神田看着他突然也觉得饿了。
   就这样,亚连算是成功和神田同居了,虽然比起以前已经算是成功了一大半,但是未来一片美好不是么。
   过去虽然心中悸动却不敢说出口,眼巴巴的凑上去被劈头盖脸毫不犹豫的毒舌了一顿,还不得不找茬才和神田扯上关系。
   亚连转过头看着神田斯文的吃饭方式,眼底的温柔足以将对方杀死,嘴角上扬的弧度一直没有下去。
   当初因为太过弱小,以至于被神田毫不犹豫的留在那个地方,现在已经不同以往了,神田再也无法丢下我一个人。
   自此,关于两人的新生活正式开始,你们有兴趣继续关注么?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