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深海深情(人鱼亚X人类神,估计又废了)

   “哗啦哗啦---”

   神田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开始微亮,干涩的喉咙很不舒服,每一次呼吸都开始变得异常艰难干涸,提醒他已经许久没有喝过淡水了,现在的他很需要水和食物,迫切的需要着属于人类的食物。

   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孤岛,没有人烟的孤岛,一个看起来糟透了的地方。

   很难想象在一天以前,他正在一艘豪华游艇上享受着美酒美食,穿着体面到让所有人都新生感叹,以为他是某个贵族或世家的公子哥,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些人生顺利事业有成的同学所赐。

   吵闹异常的同学聚会让他心生厌恶,事实上他的确很讨厌这种聚会场所,于是神田和突然过来聊天的朋友说了一句,自己一个人来到甲板上吹吹风透透气,原本神田已经心平气和准备回去,结果因为突然卷起的海浪,摇晃的船身瞬间就把他颠出去了重重地砸进海里面,神田当场就晕了过去,然后醒过来的地方就是这个岛。

   一包泡烂的烟、一个打火机、一把瑞士军刀、一套黑色西服西裤、一件白色衬衣和一根发绳,这就是神田的全部财产,而兜里面的手机估计已经沉尸海底了。

   神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泛白,他掉下来的时候正好是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那时候那群野兽正在派对上狂嗨,所以神田并不觉得他们会注意到无关紧要的他,他们也许已经发现并开始营救也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此时神田的下半身还泡在水里,两条长腿在西裤的包裹下看起来很纤细,神田立刻从水里面爬起来往岸上走,眯着眼睛辨认方向,他的后脑勺估计掉下来的时候撞到石头了,神田头重脚轻的往一处黑漆漆的石头走去。

   刚靠近石头,就听到了类似动物嘶吼的声音,神田立刻头皮发麻的看向身后,发现没有什么立刻警惕的看向被石头遮住的海面。

   海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搏斗,赤裸着上身的男男女女正用手和牙齿撕咬着对方,神田闻着从海上飘来的血腥气息,足以证明他们状况如何激烈殊死一战。

   神田并不打算惹事,毕竟他还是有伤在身,不过凑巧的是就在他准备离开时发现他们已经停手纷纷看向他,一双双眼睛里亮着如同看到猎物一般的绿光。

   感觉到杀气直冲他而来的神田立刻抽出刀戒备的看向那群向他游过来的人,虽然杀人犯法,但此刻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已经准备好了流血牺牲准备的神田看着沉浸在水中的一群人不敢轻举妄动,结果就在他一边后退一边戒备着突发状况时,不远处的海水就像沸腾起来了一样,然后人影突然转向大海游去,如同游鱼般迅速的动作让神田有些后怕。

   神田收好刀准备去找些吃的,他已经感觉胃开始绞痛着反抗,他心想,该吃点东西了。

   这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腿被紧紧的圈住了,刚想走,结果重心不稳的摔在一旁的海滩上,这时神田发现罪魁祸首是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时,忍不住冷冷的骂了一句,“放手。”

   那个一头白色长发的青年没有说什么,低着头抱紧神田的双腿,连头也不抬的把头埋在神田的脚上。

   “快松手,不然我把你丢进海里喂鱼。”神田紧绷着神经开始挣扎,发现那个青年不听劝立刻坐起上身去拉开他的手,然后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懂礼貌的人。

   神田坐起来准备掰开他的手,结果越过青年的目光落在原本应该是脚的位置上惊呆了,鱼尾巴?人鱼!?

   怎么可能?神田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青年腰部以下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两条腿的地方被一条粗壮银色的鱼尾代替了,人鱼不是传说中的物种吗?神田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掉海穿越了时空。

  神田吃力的弯腰去摸人鱼沉浸在水里与他的头发一般银白色的鱼尾,入手滑腻的感觉让他更加震惊。而人鱼感觉到神田正在抚摸他的后臀,眨了一下眼睛看着神田眼中的惊讶松开了手把自己往神田眼前凑去,让他好好摸个够。

   人鱼眯着眼睛享受着神田的抚摸,他的双手撑在身后的沙滩上,一边趁着神田不注意直接把自己的上半身靠在神田的怀里,舒服的笑着吸了一口让人沉迷的体香,太舒服了,他一点也不想动。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温暖的阳光洒落在这个孤岛上,以及海边依偎在一起的神田和人鱼。神田第一次见到如此温顺的生物很是好奇,年幼时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都是温顺美丽的,而自己眼前这个还是被毁了容的雄性人鱼,左脸和左手上的伤疤像是火烧的,却没有破坏他的英俊气质。

   同样是长发,比起神田他看起来确实更富有男人的气质,这条人鱼和美搭不上边,苍白的皮肤上大小长短不一的伤疤遍布了整个身体,就连手臂和鱼尾此时都还在渗血,而他却仿若未闻的继续和神田温存。

   胃里的绞痛已经缓解,取而代之的是空荡荡的胃和开始酸软无力的四肢,神田立刻把人放回手中,结果人鱼立刻转身抱紧他,一脸悲戚的盯着他,不让他走。

   “我饿了,需要吃东西。”神田忍着把人鱼丢掉的冲动耐心的解释清楚,不然他早就把人鱼一脚踹开,先去找吃的把肚子填饱再说。

   人鱼好像听得懂似的松开了手,深深看了神田的背影一眼转身摆动鱼尾游向大海。

   神田走进孤岛,发现孤岛的面积很大,但是现在并不是探险的最佳时机,当然,神田也没有那个兴趣,他对这种吃力不讨好甚至说得上浪费体力的远足运动向来没有好感。

   于是,他在边缘地区带着一只肥鸟几个看起来可以吃的果子和一堆柴火就出来了,等神田已经拔光鸟毛放在火上烤,他脱下衣服放在石头上晒干时,他一直以为早就已经离开的人鱼又回来了。

   “你不怕我吃了你?”神田看着在岸上翻滚的几条大鱼,再看看人鱼的银色漂亮的鱼尾,有些好奇人鱼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单纯,喜欢靠近人类,难道不怕食物缺乏时被当成食物宰杀。

   “……”你想吃我?人鱼歪着头想了一下摇头,游到神田身边抱住他削瘦的腰间不撒手了。

   此时此刻的神田全身赤裸的在准备自己的早饭,把鱼一起放在火上烤,给食物翻了一下身体又加了一些柴火,看着好几次试图爬上岸的人鱼,神田靠过去想问他有什么事结果反被拖进海水里面。

   神田立刻挣扎,结果被人鱼放到距离海面很近的一块石头上面,人鱼咧着嘴笑了起来,[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人鱼坐到他的怀里,任由长长的下半身在海水里面来回拨动海水以及神田的双腿,时不时用鱼尾缠着神田的腿小心的磨蹭着。

   “你认识我?”神田虽然没有看到人鱼开口却还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他用力撑开人鱼的双手,把他放在一边的石头上,摸着人鱼披散在身后如同柔软的丝线般的长发问道。

   [嗯,那个时候你八九岁的时候吧,把我打了一顿,还说我是妖怪,要放火烧了我。]人鱼想起那个时候笑容满面的孩子,结果见到了搁浅的他立刻拽着他的尾巴把他绑在火堆上,然后还一脸嫉恶如仇的凶狠模样加大了火力,结果又被他的哭声吓到,马上浇灭了火又把他丢回海里面。

   那个时候他重伤游不回海里,只能躲在石头后面养伤,结果小神田每天晚上都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给他上药,嘴里念叨着:“你应该没有吃过人,这次我就放了你”和“下次看见你吃人我就把你烧成鱼干”之类的话。

   那时候虽然在赌气的想吃了这个放火烧他的小鬼,却反过来加重了身上的伤,心里清楚的明白小神田那别扭的善意和害羞的表现,人鱼对于人类的情绪很敏感,估计也是因为如此而受到其他人鱼的青睐,而人鱼为了争夺地盘和伴侣则会自相残杀。

   “你是来报仇的?”对于那段记忆已经太过久远,神田只是依稀记得一点点,但是他看着身旁摸索着自己左手上的疤痕一脸陷入回忆的纯情模样,不像来寻仇的,虽然有点诡异但神田稍微放松了一下。

   [当然不是。]人鱼咧嘴笑的一脸幸福,显得一嘴白森森的利牙看起来更蠢了,[那个时候你答应为我负责,成为我的伴侣,你应该还记得吧!]

   “……”神田无奈的撇头看着波澜壮阔无边无际的蓝色海域,脑海里确实有一段距离太过遥远的模糊记忆:一个小屁孩哭天抢地的狼嚎着说是神田把他变成这个鬼样子,以后找不到老婆就让神田做他的老婆,还不准他和男人或者女人在一起,要等他回来之类的话。

   那时候神田原本的意愿只是为了安抚他,怕他把周围的人吓到而被杀死,后来人鱼天天粘着他反而和他成了朋友直到神田搬家去内地时,人鱼哭着要神田保证不会找其他的伴侣,而神田则因为自己的罪证同意了。

   [鱼快烧焦了。]人鱼闻着空气飘过来的焦味,看着还在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散发着低气压的神田提醒道。

   “知道了。”完全不想履行诺言的神田转头就走,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转头看着下半身已经浸入海水的人鱼:“你叫什么名字?”

   人鱼一愣,看着不远处的神田,削瘦修长的身形与那个小小的身形融合在一起,以及那时候尚在年幼的他对于神田的问题做不出任何解答。

   “对了,你和我住在一起不知道名字的话不方便,你叫什么名字?”神田把小人鱼趁着黑夜抱回家,把他放在自己浴室里,加了水后一脸认真的问道。

   [我没有名字。]小人鱼一生下来就会被遗弃,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真麻烦。”小神田一脸嫌麻烦的走出去,回到浴室的时候看着垂头丧气的人鱼说道:“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你不喜欢的话以后可以改。”不像他,就因为父母喜欢女孩子,结果发现生下的不但是一个男孩,而且还是一个越来越漂亮的男孩子之后,就不允许他改名字。

   [……好。]人鱼有自己的基因传承,传承里就有人类是人鱼的伴侣这一项认知,每一个人鱼伴侣的另一半都是人类,而传承里则说了人鱼都会注定遇到自己的人类伴侣,虽然人鱼可以自己从传承里或者被其他人类冠上统一认知的名字。而对此一无所知的人类如果给了人鱼独一无二的名字,就如同人类结婚时的誓言一样,自愿成为人鱼的伴侣。

   人鱼摇摆着现在的鱼尾,侧身趴在浴缸上往外看,小神田正翻着一本全是英文字母的书,一脸郁闷的发现自己根本不认识几个,只能从中找出看起来眼熟的出来组合在一起。

   Allen· Work

   “‘亚连·沃克’这个名字怎么样?”小神田拿着一张纸给人鱼决定,而人鱼认真的看着纸上扭扭曲曲的字母点了点头同意了。

   从今以后我叫亚连·沃克,而你神田优则是我今生今世的唯一伴侣。

   [我叫亚连·沃克,我喜欢你叫我亚连。]人鱼游到他的身边,趴在一块搁浅的石头上坐起来,看着神田一举一动笑容灿烂。

   亚连没有因为神田忘了而生气,相反他很高兴,看着神田的目光越来越危险,看着想方设法解释清楚的神田如同看着已经困在网里的猎物做着无谓挣扎,然后亲自享受着主动送到嘴边的猎物。

   就算神田不同意,亚连也不会为难他,而他有的是办法让神田自己送上门来。

   亚连看着神田丢掉的果核,笑的阴险万分,那可是对于动物而已有着催情效果的果实,太不小心了。

   即使亚连知道了他也不会说出来,自食其果才是最好的下次,反正神田有他这个伴侣根本没有必要害怕不是么,亚连看着努力填饱肚子的神田笑容越发阴险,吃饱了才有力气。

   The end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