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纯阳风雪依旧,故人未归

   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把所有的坑都断了,恰逢八月十五团圆,心痒痒想试水。
   谢李党,但个人偏爱李忘生。

   纯阳宫的雪,经年累月飘洒,宫门上下大多都裹着一层雪色,冰冷瘆人。
   然而对于纯阳宫内习武的弟子来说,经年严寒酷暑,霜雪为伴,寒露相随,自是无碍。
   如今纯阳宫早已不复当年的地位,自从三年前纯阳子吕洞宾大弟子谢云流叛出师门,纯阳宫在江湖与朝廷的地位极其微妙,像是默许了天平的某种平衡。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平衡只是短暂的。
   如今吕洞宾几乎都是半隐退的状态,似乎有把纯阳宫交给李忘生的打算,李忘生今日也忙了起来。
   最近纯阳道观里来了许多孱弱妇孺,久跪山门,李忘生差了弟子去问,原来山下的村子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很多人,进了山中打猎便一去不回。
   李忘生听闻弟子的话,有些为难,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既然已有数月有余,为何不告官?”
   纯阳宫经过谢云流一事,早已不参与任何宫廷官场变换,于华山远离俗世,如今正处于风口浪尖上,他们的一举一动想必都无法瞒住他人耳目。
   “听那妇人说,山中有妖怪。”传话的弟子恭敬的说道,但言语间还是流露出凝重,“那些官差也是有去无回,久而久之自然也无人再敢靠近。”
   那弟子见李忘生神色凝重,自然也不敢多说,站在那里等李忘生的吩咐。
   “你下去吧。”李忘生看着不卑不亢的弟子正准备离开,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张口说道,“心静,万事成,忧虑过重反而会适得其反。”
   “是,弟子明白了。”那弟子不过十四五岁,青涩稚嫩的脸庞不似年少的天真无邪,年少老成的板着脸,不苟言笑,而此时听闻李忘生不过两三句,居然红了眼,然后行了揖礼退下了。
   那弟子退出房内,这是一个少年迎面走来,面带笑容似乎正与他问好,那弟子目不斜视与他擦肩而过。
   少年脸色苍白了一瞬间,然后默然的敲了一下李忘生的房门,得到应允后进了屋,作揖行礼喊了一句,“师叔。”
   “风儿来了。”李忘生见少年长高了不少的个子,眼底流露出欣慰的神色,但见他一副仍旧过于消瘦的身子,心口一痛,心疼的摸着他的头轻声说道,“你的剑法已小有所成,莫要操之过急累坏了身子。”
   洛风,李忘生的师兄谢云流的弟子,静虚一脉的大师兄,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转眼间就已经长成了一个面面俱到的少年。李忘生一时感慨万千,从洛风身上,他又看到了当初的天纵之才风流恣意的师兄。
   “风儿知道了。”洛风闻言嘴角一勾笑了起来,他自然也是知道原因的,只是如今的他,很多事仍旧束手无策,“师叔叫风儿来,可是有要事吩咐。”
   纯阳宫里来的妇孺,他静虚门下弟子也参与安抚收容,自然也知道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如今师祖隐退不问世事的意向,李忘生纯阳武学逐渐显露如臻化境的境界,而他本人却志不在此。
   显然李忘生并未多想,那些妇孺之事他已经告诉师妹于睿,以她的睿智想必自会有解决之法。
   “这是语元下山买回来的,你拿去分与那些师弟吧。”李忘生走到案台上拿起放在上面那个做工精美的食盒,四方的红色食盒但是有些大,把它递到洛风手边,语重心长的说道:“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师弟师妹们伤了心,你师父终有一日会重回纯阳宫,别怕。”
   洛风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懵懂天真无知的孩童,他听出来了李忘生声音里对他关切的疼惜,自然也听出了他对师父不易觉察的愠怒与疏离,他心疼的厉害。为李忘生一无所知感到心疼,更心疼的是带着愤怒远走的师父。
   师父本该受到所有人的敬仰,如今却是人人唾弃,师祖虽然已经宽恕了师父的过失,却还是让师叔们难消师父叛师叛国叛逃一事的愤恨,就连忘生师叔也都……
   思及过往,洛风脸有些红,看着李忘生有些心虚的接过了他递过来的食盒,又谢过了师叔又听他嘱咐了几句这才往回走。
   李忘生看着洛风瘦弱的背影,有些于心不忍,暗想是不是提起谢云流让他心伤了,毕竟洛风自小就跟在谢云流身边,感情深厚。如今年幼突遭变故,多少对他们有些许怨言。
   离开的洛风想起幼时撞见的那一幕,眼底的苦涩逐渐流露出来。那时候他还小,又因为是谢云流的弟子而备受关注,李忘生向来对小孩比较好,自然也时常过来照顾他,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发现了一个秘密。
   谢云流天资聪颖,课业和剑法远超寻常弟子,在纯阳宫拥有大批拥护者,而李忘生性子平和,虽然平时不苟言笑却一视同仁赏罚分明,纯阳宫中自然也是很受欢迎的。
   那时纯阳宫走上正轨,慕名而来的弟子很多,但洛风却是大师兄,给新弟子讲课和演习剑法的是谢云流,而李忘生则负责引导新入门的弟子。
   李忘生穿梭各个殿门,那个时候洛风总会看见自己师父谢云流就会盯着李忘生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了,这才颇有些遗憾的继续手上的事。
   那时洛风只觉奇怪,直到李忘生过来看他,给了他下山弟子买的小零嘴,谢云流和他抢,却把李忘生逗笑了,哭笑不得的说那是小孩子吃的。
   谢云流不依了,搂着他的肩语重心长的教导李忘生不能太过溺爱和纵容小孩子,然后和李忘生一起监督洛风做功课。
   后来李忘生因为最近太累,拿着书不小心睡着了,谢云流小心翼翼地抽走他手中的书,一脸严肃的对着洛风扔下了一句不要懈怠了课业,然后抱着李忘生笑容满面的离开了。
   还有一次,洛风有事去寻李忘生,见门开着便走了进去,还未出声就发现谢云流正在亲伏在案桌上的李忘生,听闻声音后抬头看向一脸吓到了的洛风,朝他竖起手指嘘了一声。
   后来他发现谢云流只有在李忘生出现时,才会笑的很开心,因为李忘生不理他而气恼,这时手下的弟子叫苦连天。
   某天有了空闲时间,谢云流和洛风在闲聊,聊来聊去,聊到了李忘生身上,两个人都可疑的停顿了一下。
   “忘生啊,明明有那么多弟子却还是事事亲为,说什么华山日子清苦怕他们受不住,以师父的名头,他们抢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嫌弃呢。”这时候李忘生因为照顾新入门的弟子,已经连续两天看不到人了,谢云流说着说着脸上流露出不高兴却有些心疼的皱了下眉。
   “忘生师叔知道吗?”洛风问了一句,果然谢云流身子一僵,看着洛风许久之后无奈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黯然的说道。
   “大概是不知道的,在他眼里我和你师祖一样重要,亲如兄弟,是最重要的人。”谢云流看着原处带着弟子耐心为他们解说的李忘生,眼中亮起愉悦的光芒,嘴角一勾却是无奈的说道,“我若说了,大概为了我和师父的颜面,他会下山去吧。”
   洛风走到太极广场,刺骨的风带着冰冷的雪花向他刮来,那个时候只要有忘生师叔在就会很高兴的师父,如今孤身一人远在他方,不知过的怎样了。
   风吹走了他的叹息,洛风拿着食盒走到殿中分给他的师弟师妹,洛风这才发现里面的东西很多,小到一些吃食零嘴,大到一些寻常要用到的东西。
   洛风来不及惊讶,师妹们就欢天喜地地拿过去了,那是一些精致漂亮的头钗玉簪耳环和镯子,还有一些脂粉,师弟的则是各种吃的小玩意,塞满了整个食盒。
   看这些可不是随意买得到的,想到李忘生刚刚从山下回来,在外面呆了一个月,想必是自己买的,又怕洛风等人介怀怨恨不肯收,所以借了林语元的名头给他们。
   其实他们又怎么会怨恨他呢,师父出了那样的事,无论对错,他们本无权干涉,就连师弟师妹都知道了师父的心意,师叔对他们又是极好的,又怎么会怨恨呢?
   洛风听着师妹不怀好意的声音,有些哭笑不得。
   “要是师父在,那个醋坛子师父高兴了指不定明天功课又要翻倍了。”其他师妹纷纷应和,师弟则是一脸后怕眼巴巴的看着手中的吃食一脸为难,最后在洛风的劝说下吃的一脸满足。

   最近纯阳宫的风声有些大,吹的满地都是积雪,洛风带着几个师弟师妹去扫除积雪,看到了一个贵气的男子众星拱月下路过太极广场,李忘生亲自过来迎接,两人并排走到一起有说有笑的,看来是熟人。
   洛风不知道那个一脸贵气的男子与李忘生说了什么,但是他走后,李忘生也向师祖辞行,带着一个师弟就下了山。
   洛风站在亭中,看着他们离开,只觉风好像吹的又有些大了。




原本打算中秋晚上发,但是因为还有很多日常所以忘了,现在才发上来。
这只是一个作为谢李坑的预计坑,后续估计会开一个谢李短篇,个人偏爱李忘生偏爱李忘生偏爱李忘生,重要的事说三遍,不过我也不会虐谢云流就是了,谁让掌门最在意他这个师兄呢。
虽然晚了,但还是祝愿各位中秋快乐!!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