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黑夜救赎者(AK)

       
        清晨的纳斯小镇一反夜晚的清凉入骨,此时正值夏日,温暖和煦的阳光照耀着这片安详之地,四周环绕的树林远远看去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似乎只要静静的看着眼前随着微风摆动的绿色,一切烦恼都会消失。
        艾娜的旅馆建在纳斯小镇的中央繁闹地带,因为三天后是纳斯小镇独有的庆典节日而从一个月开始就开始准备,预备在三天之内完成。
        艾娜的旅馆是重点装饰地方而吵闹异常,而三楼靠近街道打开的窗户正是神田休息的房间,因此当热闹的吵嚷声音混合暖风吹入神田有些清冷的室内时,神田一脸阴翳的睁开了眼睛。
        吵死了。神田一把掀开被子,快速地用赤脚踩在铺了地毯的地面冲向窗户的位置用力把敞开的窗子关上。
        而此时楼下正和老板娘艾娜打招呼的亚连听到楼上传来的巨响被吓了一跳,然后他想起来刚刚下楼的时候忘了关上窗子。
        啧。因为用力过大而致使腹部的伤口又开始流出温热的血腥味,神田往后瘫坐在床上低头看着半裸的上身刺眼的白色绷带,心神一动,腹部的伤口开始聚拢咬合,伤口愈合发生的剧烈疼痛与往常相比不是那么的疼痛难耐,等他拆开绷带时腹部的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一丝微不可见的疤痕,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愈合,什么也不剩。
        神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看了一眼他刚刚躺在床上的一侧,摸着上面还残留的余温,修长的手指一顿立刻收了回来,直接拿起折叠好放在椅子上的团服穿上,背上六幻准备开门。
        "神田,你已经醒了吗?科穆伊室长……"率先开门的亚连看着神田冷峻的脸色,用最灿烂的笑容迎接神田,眼神却看到了神田床边拆下弃之不顾染血的绷带,脸上的微笑渐渐的收起,面无表情的直视看着神田。
        "亚连君,如果看到优受伤之后伤口却快速愈合的话,记得帮我好好教训一下他。"路上遇到的提艾多尔元帅一脸心痛的向亚连抹泪控诉,以及那细小的祈求。
        亚连并不知道提艾多尔元帅为什么那么紧张神田的伤口,为什么不允许神田的伤口快速愈合,但有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不允许,昨天解开神田的衣服时,他被数不清的伤口吓到了。
        从左往右,从上往下被划开的伤口已经咬合在一起,一想到而更多的伤口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愈合的事实让他没办法接受,手指沿着伤口的痂滑动,以及胸口上很奇特的梵文。悲伤的眼泪还来不及酝酿,就看到手指下的梵文发烫,慢慢变大了一些,而伤口已经愈合了。
        神田大声喘气坐起,炙热的温度让他受不了想要站起来。
        "神田。"亚连用力压制神田将他压回床上,为了防止昏迷不醒的神田推开他而用力抱紧他,神田身上炙热的温度从他们紧贴在一起的皮肤传达过来,炙热难耐,烫手的温度就像要将两人熔化烧噬殆尽一样。
        不能放开,绝对不能放开啊。亚连压下内心深处对于被火活生生烧死的恐惧,用力抱紧神田的躯体,当感受到神田已经镇静了下来,看到肌肤下抽搐裸露的经络和已经愈合的伤口,眼里氤氲的雾气在看到神田咬牙切齿用尽全力忍耐的表情时,终于在许久的忍耐之下化为温热的液体滴落在神田腹部上那道足以将他砍成两半的伤口上。
        神田……亚连一脸凝重的急忙将滴落的眼泪抹去,听说眼泪是会让伤口疼……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在看到已经愈合成白色的痕迹,已经和神田原本白皙的肤色开始接近,就好像他刚才的担心只是多余的。
        最后亚连还是决定留下来,第二天科诺敲门有事说要和他商量,亚连看了仍旧在熟睡中的神田,一个轻盈温热的吻落在神田嘴角,然后笑得像一只成功偷腥的猫:"神田,早上好!"

        "豆芽菜,让开。"神田看着不为所动的亚连准备推开他挡在门口的身体,却被亚连推到门边的墙上,头被往下压和亚连相贴在一起,瞬间的动作快得让神田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智商回笼的片刻后才发现,他被亚连强吻了。
        亚连趁着神田迷茫的瞬间撑开神田的牙关,碰到那足以让他疯狂的温热后不顾一切的碰触、摩擦、吮吸……顺着嘴角留下来的液体和被用力紧扣在怀中的力度让神田愣神了一瞬,然后主动张开嘴回应亚连的慌张,安慰的回抱亚连,任由带着欲望以及爱恋的炙热充斥整个屋子里。
        许久之后,亚连终于放开神田充血红肿的姣好唇瓣,绯红色诱人的双颊以及那双漂亮眼眸里的动人水光,亚连刚刚平静下来的心脏再一次激烈的跳动起来,情迷意乱的想要吻上去却被科诺突然造访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温馨。
        "沃克先生,那个女孩……"科诺看着大开的房门恭敬的站在那里将神田救出来的女孩已经苏醒的事告知亚连,却不料刚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亚连与神田嘴唇相贴亲密拥吻的一幕,呆滞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甚至忘了转身离开,毕竟说不定神田会在哪天神不知鬼不觉的以任务事故为名解决掉他的可能性,只是一脸不可置信惊恐的看着两人,"神……神田先生……"
        "啊,是科诺先生啊?"亚连感受到神田身体瞬间的僵硬,一脸失望的撤离,意犹未尽的附上去舔了一下神田湿漉漉的嘴角,故意发出声音的动作惹得神田怒瞪了一下,然后才一脸云淡风轻笑得十分诡异的看着科诺,"请问科诺先生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孩醒了,说要见神田大人。"科诺打了一个激灵,十分恭敬的九十度弯腰,瞬间从两人面前消失。
        亚连一脸可惜的看着科诺离开的方向,然后侧身躲过了神田的偷袭,转到他身后用力抱紧,面对神田愤怒的脸色他反而笑得让神田十分火大。
        "被知道了也没关系,说不定以后晚上对我们来说更方便了。"亚连轻吻神田纤细白皙的脖颈,放松似得喟叹。
        亚连的胡闹心思在腹部隐隐作痛的瞬间有所收敛,一本正经的拉着神田的手往下走,然后在将要到达大厅的拐角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丢下亚连大步往前走。
        亚连:"……"有一个别扭过头的恋人,心塞啊!

        "优,这边。"一头白发的漂亮女孩在看到神田出现的瞬间热情的在餐桌上站起来招手示意,那张与亚连五分相似的脸上露出温柔的微笑让所有人都心生好感,却让神田身后的亚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神田对于她过于亲密的称呼不置可否,只是走到她面前一脸不同意的皱眉说道,"病人就要好好休息。"别没事瞎逛。
        "优在担心我吗?"女孩一怔,然后笑得很开心,"我很开心哦!"
        "随便你怎么想。"神田被噎了一下,然后径自坐下来,坐下之后感觉到右手被用力捏了一下,转过头一脸冷汗的看着亚连温柔的微笑,想了一下为了避免亚连的袭击而与他十指相贴紧握在一起。
        对面的女孩看到亚连的时候明显惊讶了一下,然后瞬间收起刚刚的异常,看着亚连毫不掩饰的敌意和独占欲,眼里的艳羡更甚。
        真好啊,能被自己所爱的人纵容。

        早餐之后,那个不肯说出自己名字的女孩和神田争执自己已经好了,要出去散步,原本死活不同意的神田在女孩泫然欲泣的威胁之下只得臭着一张漂亮的脸点头答应,不过亚连似乎不想出去。
        "你真的想我单独和她出去吗?"和亚连回房换衣服的神田看着坐在他床上赌气的亚连勾了一下漂亮的唇角,当着他的面换上艾娜友情提供的白衬衣、领带和深色的马甲,换好后把高束的长发解放之后看着镜子里披着头发的自己皱眉,怎么感觉有点怪异?
        而床上的亚连闻言一怔,如果神田和那个女孩子出去的话,孤男寡女,夜黑风高……一想到被人误认成情侣的两个人正分秒不离的画面立刻黑了脸,然后迅速跑向神田从后面抱紧他,闭眼呼吸神田身上的不知名花朵馨香味道,呢喃细语,"神田,我爱你。"
        "嗯。"我知道。
        "你是我一个人的。"
        "嗯。"神田认真的整理领结,一边回应亚连的示爱。
        "不准喜欢她。"
        "嗯。"要不要绑头发?
        "那你爱我吗?"
        "嗯。"算了,就这样好了。
        "真的?"亚连一脸欣喜的看着镜子里亲密无间的两人,像一个得到期待已久的礼物的小孩一样,笑得很开心,高兴得几乎快要满屋子蹦哒。
        "……?"他刚刚说了什么?放下发带的神田疑问看着对面一脸兴奋的亚连,然后想到了刚刚自己的回答,挣开亚连的双臂率先下楼。
        该死的混蛋豆芽菜。
        而亚连看着一脸怒气冲冲下楼的神田,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在楼下等待的白发女孩看着神田脸上的表情笑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正常,拉着他往外走。
        在神田房间里的亚连并没有向往常一样跟在神田后面,他靠在窗子边一脸温柔的凝视着逐渐走远的恋人,然后瘫躺在神田的床上,就着沾染上神田气味的床开始入睡。
        一连两天都这样,白天,神田和女孩出去游逛;晚上,他就在床上接受亚连身体力行的"惩罚"。
        在艾娜和其他房东隐晦的暗示下,神田开始恢复一脸杀气腾腾的模样忍耐了三天,而今晚就是纳斯小镇的欢乐祭,明天他们即将离开这个小镇。
       
        传说在欢乐祭上蒙面的情侣如果能找到自己混在人群的恋人,就会受到神的祝福,他们会永远在一起。
        但是艾娜和那个白发的女孩并没有加入其中,经管她们盛装出席。艾娜因为年龄大的缘故坐在一边看热闹,而女孩坐在椅子上晃悠着自己的双腿,一脸温柔的看着那个即使站在人山人海的人群中也能一眼认出来的修长身影,眼中涌出一丝悲哀。
        "看来他们会永远在一起。"艾娜已经有些喑哑的嗓音带着笑意看向人群中被蒙面的白色短发的少年以及黑色及腰的长发青年,有着白色短发的少年在众多年轻女孩的恶作剧下面红耳赤的推搡,有时甚至险些被女孩们强行拥抱,他就这样有些心急,跌跌撞撞的抱住了站在黑暗之中的黑发青年,艾娜向神祈祷,"愿神保佑他们。"
        "不,神不会眷顾他。"白发的女孩回头看着艾娜已经出现老年色斑的脸,漂亮的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眼中的悲哀却映入艾娜眼中,"亚连将会失去优,永远的。"
        那个漆黑的夜晚就像浓稠的墨汁一样,将整个世界肆意渲染成,最让人讨厌,却也是最舒适的黑色。

        "优,杀了我。"白发女孩叫住转身离开的神田,脸上的笑容丝毫未改,明明他们只是一个相识不久,就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却让神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现在她却让神田亲自破坏她,"优是驱魔师对吧?杀了我,然后回收INNOCENCE。"
        "神田……"亚连一脸惊讶的看着阴沉着脸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的神田,他什么都没和他说过。
        "你说过会救赎我。"白发女孩走近神田,轻轻拉着神田的手摇晃了一下,面带祈求的说道,"你答应过我的啊优。"
        "我是破坏者而不是救赎者。"神田用自己最冷静最理智的声音说道,我救赎不了任何人,包括神田优在内,我根本救不了任何人。
        "那么就由你来破坏我吧,优。"白发女孩伸手去摸神田的脸,温柔笑着说,"你就是我的救赎者,只有死在你的手上,我才能真正的被救赎。"
        "等一下,你们在说什么啊?"一旁的亚连急忙上前,不明所以的看着神田再看看白发女孩,在看到女孩脸上明媚的笑容时,亚连心中的痛楚加深,"神田……"突然一脸惊愕的看着神田的动作,想要阻止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名字?"神田握紧右手上发出洁白光芒的INNOCENCE,转过身不去看倒在血泊中白发女孩,用一贯冷淡到疏远的声音好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你也说过的。"
        "对不起,我也忘了呢!"女孩捂住血流不止的胸口挣扎着颤颤巍巍的起身,看着神田依旧直挺的修长背影,似乎不想让神田看到她狼狈的模样而抹去嘴边的血渍。
        "是吗?"神田握紧手中的INNOCENCE,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为什么?"亚连帮扶着女孩,看着神田远离的背影,不知名的悲伤溢满胸怀,"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知道了名字就会有牵挂,然后放不下,我不想优伤心,也不想优因为我而悲伤。"女孩呵呵笑了一下,然后对亚连说道,"回到优身边吧亚连,你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亚连最终还是选择跟在神田身后,只是他看着神田站在水边发呆的表情,心脏莫名的绞痛让他难以呼吸的从身后抱紧神田,很用力,就像抱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几乎将神田整个融入自己的血肉之中,不分彼此。
        "神田,在看什么?"亚连没有提那个女孩莫名其妙的的话,只是想要抱紧神田,确认他还在他的怀里面。
        "……没什么,走了。"神田最后看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水面,转身离开。
        走在神田身后的亚连转头去看如同镜面一般光洁的水面,今天的花开得很漂亮?什么意思?哪来的花?

        驱魔师的日常只是任务,没完没了的任务,教团里有些驱魔师知道亚连和神田的关系后,不知为什么,经常让他们一起休息或是出任务,就连吃饭和睡觉在一起都会举手赞成,甚至为他们准备结婚,虽然被不识好歹的神田拒绝就是了。
        亚连很喜欢这种生活,就算有时候会被AKuma腥臭的血液熏到两眼发黑吐到什么也不剩,或者有时候提防晚上睡觉的时候会被自己的恋人下意识的踹出温暖的被窝,但是亚连喜欢这样,喜欢和自己最爱的人和家人们一起欢乐的时光。
        就算和神田暂时分开然后险些丧命,就算被不良师父告知「十四任」的存在,不管对神田爱恋还是对黑色教团的大家的感激,亚连都很喜欢,他想回到最爱的人的身边,回到家人的身边,这种心情从未改变。
        当他们从千年伯爵的阴谋中赢得了短暂的胜利时,泪水和喜悦再一次出现在大家的脸上,那时候亚连一直觉得他们的时间会很长很长,直到他们老去了,他和神田也能一起变老,然后某一天埋在同一个墓穴里,彼此相拥而眠,约定来生还能再见。
        直到「十四任」的觉醒,然后神田被掩埋的过去被揭露,然后他也逃离了教团,再然后和神田相遇了。亚连紧抱着神田痛哭流涕,一次又一次向神田诉说心中的爱恋和不甘,只有进入神田的身体才能确认神田属于他,神田还在他的身边,一次又一次。
        那时候亚连还不明白那时候那个女孩所说的意思,直到圣战结束,他们以重大的牺牲取得了胜利。被染成红色的废墟之上,人类血液浓重的味道在这片天地弥漫着,那些往日一起欢声笑语的家人变成支离破碎的躯体,悲戚的哭喊冲破了笼罩着阴霾的废墟。
        李娜莉抱着怀里白色的衣服变成他厌恶的一身血红色,泪水肆意流淌,已经喑哑了的喉咙张张合合,却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在她的身边还躺着一个橙发戴着黑色眼罩的青年,他们嘴角都勾着一抹上扬的弧度,开心的、愉悦的笑,从此刻定格。
        亚连没有哭,他只是呆呆傻傻的看着躺在他怀里失去体温的黑发青年,笑着低头吻上去,在自己温热的口中逐渐融化的凝固的血渍,他笑着亲吻青年的额头,然后将他抱起离开这片蓝天下的废墟。
        "睡吧神田,做一个好梦,我会陪着你。"亚连抱着神田走了好久好久,直到双腿灌铅再也走不了,直到黑夜变成白天,直到自己的呼吸已经衰弱为止,终于走到了那个地方。
        亚连紧抱着神田坐在晨曦的山坡上,看着慢慢升起来如同希望的光芒,他怀里被整理过的神田衣裳整洁,漂亮的脸仿佛只是入睡而已,温顺的躺在亚连并不强壮的臂弯,安静的入睡。
        亚连亲昵的用自己的脸去蹭神田的脸和脖颈,就像面临生死关头的记忆一样,吵醒熟睡的神田,然后被一脸生气的恋人从床上踹下来,然后他们一起吃饭或者去回收INNOCENCE。吵架的时候如果亚连先认输,就会赢到神田一脸别扭的亲吻或者抚慰的拥抱……这些他一直以为早已经不记得了,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他们的过往早已被刻进骨子里,一刻也不曾忘记过。
        初次见面神田居高临下带着不留情的杀意的俯视,以及李娜莉科穆伊毫无芥蒂的笑容,烦人的拉比以及赎罪的克劳力……很多很多的人就那样在记忆里浮现,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很快乐,不论是养父马纳还是喜欢欠债的元帅库洛斯师父,最终深深印在脑海的还是那个站在这里面对旭日初升浅笑的黑发青年。
        "神田,我喜欢你。"那时的亚连忐忑的看着神田的脸,局促不安的想要靠近却又害怕被神田毫不留情的拒绝,明明已经爱到骨子里却不敢轻易说出口。
        "笨蛋豆芽菜。"神田的声音逐渐靠近一脸小心翼翼的亚连,想要逃离却被按在原地。
        "……"亚连想要说话却反被封住,神田亲吻着一脸呆滞一副不敢相信的呆瓜模样,退了一步很开心的笑了起来。
        "果然是笨蛋白痴豆芽菜。"炫目的笑容让亚连的心脏停止了跳动,然后抱着神田亲了回来。
       记忆里不知道还有个人说过一句话,她说。
        "优需要你的救赎。"
        其实,神田才是我的救赎啊!

——————THE   END——————

       怎么感觉越写越糟(ー_ー)!!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