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黑夜 (上)              亚神        
        如同墨色渲染的夜色降临,微风拂来的夜风带着这个凄凉小镇的凄冷气息,神田拉拢身上的披风,高束的长发让冷风丝丝入耳,脖颈的冰凉让神田烦躁的握紧手中的六幻快步前行。        
        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回教团,他能十分肯定那个元帅一定准备了生日派对,然后借由"寿星一定要敬酒"之类的奇怪理由灌酒,虽然最后醉酒耍酒疯的人一定不是他。但他还是不喜欢那种喧闹的聚会,他还是觉得安静一些比较好。        
         神田紧绷的脸在逐渐加深的夜色下慢慢缓和下来,虽然仍旧有人对于神田的出现感到好奇而纷纷侧目而视,这时候他并没有向往常一样怒目瞪人,提着黑色的手提箱走向一间亮着黄色暖光的旅馆。    
             "欢迎光临……"旅馆的老板娘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满头的白发以及脸上的皱纹彰显了老妇所经历的沧桑岁月,眉眼间流露出的风情看得出来她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一个过目难忘的美女,她在看到来人之后怔愣了一下,然后满脸笑容的向神田走来,"远方来的客人,欢迎来到纳斯小镇,我是这个旅店的老板娘,你可以叫我艾娜。"        
        "你好。"面对如此热情的老板娘神田有些手足无措,笨拙的问好,虽然察觉这种社交对话很尴尬,但他的确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他人的好意,只能冷着面随着艾娜走上楼。    
             "你让我想起一个朋友。"艾娜热情洋溢的说个不停,丝毫不在乎 走在她身后神田散发出来的高冷气压,依旧唠叨个不停。
        神田对于今天自己莫名其妙的噤声有些奇怪,但是目光扫到艾娜已经开始佝偻的后背,想起自家元帅一直灌输"尊老爱幼"这种幼稚天真的理念,虽然心里很不屑,却还是安静了下来走在艾娜身后。
         艾娜还在说着,然后转角处走来一个满头白发的少年,左脸上红色的伤痕与额头上的五芒星让人不由惋惜,正想说什么却一眼看到了走在艾娜身后那个转头对着窗外夜色发呆的美丽青年,头顶冷汗直流,"神田,你怎么……"想问你怎么会在这里?那样的话一定会被六幻砍成两段,于是亚连很明智的停下。
        这个声音,莫非是豆芽菜?此时正盯着窗外那一闪而逝的流光发呆的神田听到一个自己讨厌至极的声音一怔,然后看向一脸傻笑的亚连,果然是豆芽菜。
         "原来是豆芽菜啊!"神田没有向往常一样冷嘲热讽,就好像今天吃的是美味的荞麦面怎么多了一颗植物一样的表情之后,寻思着去另一家旅馆,又想到如果没有其他家就会睡在野外之后沉默了一瞬。
         "我叫亚连,笨蛋神田。"亚连一脸怒气冲冲的走到神田身前凶恶的盯着他的脸,势必让眼前的人改掉他带着耻辱的绰号。
        "……"神田感受到两人之间拉近的距离,皱了一下精致漂亮的眉,用力握紧手中的六幻,他不想和亚连吵架也不想打架,他现在需要休息,哪怕是野外也好。
         就在神田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亚连看到了神田宽大披风之下与黑色团服融为一体微不可见的血色,若不是微风拂动之时带来的些许腥味,亚连一定以为神田肯定很久没有换衣服了。 "神田大人。"一个搜索部队的队员背着不离身的行李走到神田身边恭恭敬敬的打招呼,"科穆伊室长有话对神田大人说。"
        "神田。"从那个队员手中接过电话,里面传来科穆伊一本正经的声音,然而下一秒严肃的声音瞬间崩塌,"你怎么把李娜莉一个人留在那个地方然后一个人去那个危险的地方?提艾多尔元帅很担心你……"吵闹的声音让神田差点捏碎手中的电话,把它隔着一段距离后听到那个老头的名字立刻毫不留情地挂断。 "我的房间在哪里?"神田一脸淡然的看着艾娜,问道。
         "神田先生是吗?"艾娜脸上慈爱的笑容加深,将手中的钥匙递给神田后指向那个拐角的房间,"您的房间就在那里。"      
          "麻烦您了。" 神田对着艾娜点头,然后提着黑色的手提箱走近房间,咔的一声关上门。
        "沃克阁下不是要出去吗?"探索队员看着一脸心满意足的艾娜离开之后小声问道,虽然和驱魔师一起出去能安全一些,但是他看得出来亚连更需要休息。
        "今天晚上我要留下来,神田估计伤得不轻。"亚连抓了一把雪白的脑袋,最终妥协了下来,"接下来就拜托你了,罗伊先生。"

        打开房门的那一刻满室的黑色汹涌而来,像一只期待进食已久的猛兽扑咬而来,想要将这个自投罗网的猎物尽情啃咬吞噬,就连血肉、骨头渣都不剩下。
        啧。嘴里忍耐多时的铁锈味道终于从嘴角慢慢溢出,顺着白皙的嘴角染红发白的唇瓣,喉咙一耸动一大滩血被咳出来,体力不支的跪倒在地。
        腹部突然间的剧痛让神田眉头一皱,摸着又开始流血的伤口让他清醒的判断伤口又裂开了,等嘴里铁锈的味道减轻之后撑着六幻沿着月色的微光强撑着随时晕倒的危险走进浴室,放满水之后眼前一黑,终于体力不支晕倒进水中。
        黑暗之中,一曲忧伤的歌谣慢慢响起,当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一个清脆如铃声的声音笑着说道:"来吧,来陪陪我。"
        而后,世界归于黑色。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