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AK】幻夜(中)



        事件追溯到两个星期以前,科穆伊收到伦敦某个地区的探索队员发过来的消息,称那个地方有INNOCENCE出现的概率很大,甚至有几个恶魔相继出现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科穆伊看着地图上四面环海却没有注明的小岛,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脑海里闪过神田一脸烦躁火大的脸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科穆伊原本准备让拉比和神田一起的,但是一想到一向和神田合不来的亚连,于是一肚子坏水的将神田和亚连强行绑在一起去那个小岛了。
        "科穆伊室长,这样不好吧?"亚连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同样在大清早被叫来正黑着脸的神田,心头一颤,战战兢兢的向科穆伊小声的说道,"我一个人就行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豆芽菜?"神田阴恻恻的声音如同索命的鬼魅一般在亚连身后响起,问声的亚连和科穆伊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两人僵硬的转过头,却仿佛看到一只狰狞的厉鬼对着他们冷冷一笑。
        "那就辛苦神田了。"科穆伊将亚连推向神田,顺便殷勤而谄媚的递给神田一份资料,笑容灿烂的有些扭曲,"早去早回哦,神田。"
        神田握紧六幻看了杂乱无章的室长办公室一眼,被噎了一口闷气,一脸凶狠的抓住亚连的后领,拖着亚连轻而易举的离开了科穆伊的办公室。
        科穆伊看着被神田关上的门无奈的叹了口气,第三驱魔师的出现和库洛斯元帅的失踪预示了什么他并不知道,只是怀揣不安的希望那两个人能够……科穆伊忽然想起了神田第一次来到总部执行任务回来后的脸,顿时有些伤感的掩面。
        一直以来科穆伊的愿望就是保护驱魔师,保护李娜莉,但是一直以来却是神田以生命为代价守护着他们。
         此时被拖出去的亚连正思考他是不是惹到了神田。
        "神田,可以放手了吗?"亚连看着楼下来往的人,向神田打着有话好好说的心思说服神田放手。
        神田看着下面已经装修过的教团,放开了亚连径自一人往下走,还是像以前一样曲折的走道,却在最后一道台阶时发现那些熟悉感早已不复存在,那道通向教团之外的暗门已经不见了。
        亚连看着神田似乎有些惆怅的脸色看着被改成窗户的墙面,正想呛声几句却收到神田不耐其烦一脸火大的表情,默默的跟上神田。
        然后两人间的沉默气氛一直到坐在火车上面对面为止都没有丝毫缓解的可能,而那个负责带路的探索队员在坐上火车后立刻离他们远远的,亚连无聊却正襟危坐的看着对面一直把视线放在窗外的神田,背后的冷汗几乎浸湿了他的团服,当他偶尔对上神田漠然的双眼顿时有些羡慕蒂姆甘比,同时想起科穆伊黑色狞笑的脸,有些欲哭无泪。
        李娜莉是和他睡在一个屋子没错,但是李娜莉谁的是林克的床又没有和他睡在一起,虽然明白林克报复的心理,但是没有必要乱七八糟的胡说一通啊,好不容易带着提摩西回教团之后思绪还没有理清就被拉比告知,林克把他和李娜莉睡在一起的消息告诉了教团里的人,虽然是无意间透露的,但是看着教团里的人一副"祝君好运"的表情,亚连一想到神田也许已经知道了立刻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太糟糕了。亚连看着神田欲言又止,想要解释却又怕加深误会,一脸纠结的看着神田,苦笑一声摇头叹气。
        神田原本没有理会亚连的心情,但是这会突然有一种想将他丢下火车的感觉,故作无视的忽略掉亚连,却在亚连好似无可奈何的叹气后立刻爆发了。
        "出去。"神田一脸阴沉的看着亚连,咬牙切齿的模样让亚连吓了一跳。
        "不去。"亚连开始被神田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然后光明正大的看着神田被众多男性和女性赞美不已的脸,即使主人的性格很恶劣,却长着一副让所有人羡慕的容颜,那种高傲的美丽和强大的自信,只有在神田身上才能完美的诠释出来,一想到被自己截下来的书信和礼物,亚连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神田,我和李娜莉……"什么都没有发生,亚连一本正经的向神田解释,却被一本书糊了一脸,而打断亚连的神田只是说了一句"与我无关"四个字后开始闭目养神,不愿多说一句。
        亚连心里顿时充满了失落感,看了一眼拒之门外不愿搭理他的神田,看着手中的书,压抑着破体而出的酸涩,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到书里记载的情报。
        而这时的神田却不知为何陷入了短暂的沉睡中。
        莫名其妙的陷入黑暗中,等睁开了眼睛却被头顶刺眼的阳光险些刺伤了眼睛,抬手用手背遮挡了一下,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枯萎的莲叶,枯黄的莲蓬早已失去了绿色的生机,无力的垂着,只等一场微不足道的细雨将它们打入深深的淤泥之中。
       心脏窒息的痛楚让神田想要像幼时面临数百次的疼痛一样泪流满面,却发现自己早就已经哭不出来了,泪水早已在挥刀的哪一刻流尽了,然而这种深入骨髓渗入灵魂的疼痛,无论过了多久无论伤口是否已经愈合,仍旧无法忍受啊。
        耳边传来的笑音让神田警觉的放下手,一脸戒备的看向站在半空的影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那个虚幻的影子用双手捧起脸,在自己的额头上落下虚幻的轻吻,神田恶心的抽出六幻一刀将影子砍成两断。
        "见到那个人?这就是你的愿望吗?"被砍成两段的影子在距离神田三步之外的空中自动合在一起,随着越来越消散的白影,声音就像来自遥远的地方,虚无缥缈的落入神田耳际,"优,你的愿望将会实现。"
        最后的话语就像诅咒一样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神田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声音,然后看着脚下出现的黑洞,来不及思考就径直掉落下去。
        闭眼休息的神田蓦然睁开双眼,看向对面一脸认真的亚连,不知为何突然松了口气。
        亚连合上书,在火车停下来的时候抬眼看向神田,却发现神田在火车到站的一瞬间拿起六幻起身离开,似乎已经忘了车厢里还坐着一个搭档。
        "为什么?"亚连细声自问,无力的站在门边看着神田离开的背影,眼里的泪光顺着脸庞滴落,亚连知道神田一向最讨厌他,但是他自觉又没有做错什么,明明之前还能同仇敌忾的对抗Akuma,转身却被神田无情的抛弃掉。
        亚连用力抹去眼中的泪水,恢复了往日的笑容,走下火车,看着只身一人等待的探索队员,明明心里已经难受到说不出话来却还是装出一副没事的样子和探索队员一边走着一边说着无意义的对话。
        "沃克大人没有必要勉强自己。"探索队员最后看着亚连,内心挣扎了一会之后悲戚的说道,"神田大人不在,难过的话哭出来也没事。"
        "但是这样做的话,会被神田讨厌的啊!"亚连看着自己异于常人的左手和左脸上的疤痕,灰色的瞳孔看着空无一物的前方,忽然想起一年前的江户大战,和神田汇合之后的那个夜晚,神田披着一头长发站在空荡荡的水池边摘下冰冷无情时刻保持冷漠淡然的面具,眼角眉梢带着温柔暖意的微笑着的模样。
        就像在中国看到的画卷一样,美丽得让亚连就像着了魔一般移不开视线,痴痴的看着神田,那一瞬间亚连除了神田再也看不到任何人,就好像天地间只有他和神田一样,瞬间的爱恋就像找到了突破口汹涌澎湃,那时候亚连才明白那叫"爱"。
        神田,神田……无数次叫着这个令自己沉迷堕落的名字,就像树上青涩却让人欲罢不能的果子,满怀无限的期待靠近,却又小心翼翼呵护着不让别人靠近捷足先登。想要尽情拥抱和亲吻,让所有觊觎神田的人都知道,神田,是属于我的,是属于亚连·沃克的恋人。
        然而这份单方面的爱恋就像躲在阴暗处的小丑,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喜爱的人站在光芒之下,自卑的看着那道让自己欲罢不能想要破坏亵渎的强大身影,独占属于自己的美丽。
        对神田的这份爱,太过深沉,太过恐怖,就连亚连都不曾想过他对神田的爱竟然如此沉重。每当他以为自己会喜欢上李娜莉或者某个温柔的女人时,神田总是恰到好处的出现,然后吸走亚连所有的注意力和视线,然后再一次不可自拔的爱上他。
        明明已经忍耐了很久,从一次次试图纠正神田口中的称谓到一次次的包容,明明他们的关系已经得到修缮有望进一步提升时,神田的冷漠让满怀希望的亚连被打入谷底,就好像在说:这一切都只是你自己的心甘情愿,与我无关。
        与你无关?亚连在黑夜中崩溃的用力奔跑,泪水肆意流淌,滴落在神田的脸上。
        "喂,豆芽菜?"神田停下来叫住亚连,一脸火大的拉住亚连的右手,想要警告亚连现在不是为那个无辜村民掉眼泪的时候,却被亚连脸上的痛苦迟钝了一瞬,为什么哭得那么痛苦?
        "神田我爱你,我真的很爱你。"亚连用左手将神田拉进怀里,就像夜晚梦里的抵死缠绵一样,不分彼此,"我不祈求你能接受我,但是不要不理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亚连带着侵略意识的亲吻,霸道的占领了神田的嘴唇以及思想。
        爱?你到底在说什么?神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要推开亚连然后质问,却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身体也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亚连的脸渐渐变得模糊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亚连的声音也慢慢变成了虚无,然后他又再一次站在一片枯萎的莲花池边。
        "神田?"亚连跌坐在地,震惊的看着一脸漠然的神田,摸着出血的脖颈惊讶的对上神田被血液染红的双瞳,一脸戒备的站起来发动神之道化,然后一脸黯然伤神的取消神之道化恢复原状。
        对面的神田已经发动六幻,细长的刀刃泛着INNOCENCE圣洁的光芒,带着冰冷如坠冰窖的杀气砍向张开双臂,闭着眼一脸视死如归的亚连。
        "什么意思?"幻境中的神田一脸杀气外露的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白色人影,看不出样貌和男女,在出口的那一瞬间,神田惊讶的发现所有的感觉已经重新回到他身上。
        "这不是你自己的愿望吗?"那个人影如是说道,"本来你的存在不过是一个虚幻的理想,只为人类而存在的你的愿望不就是从这个世界消失吗?"
        "反正,神田优这个人根本不存在。"
        "你之所以存在,只是过去陷入幻想的负面遗产。"
       "你真的以为你能找到那个人吗?那只不过是你幻想出来的人而已。"
        "你的过去不过就是一场虚幻的梦而已,为什么要执着于过去?"
        "你活着,只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过去吗?"
        "……"
        "……"
        耳边传来的声音很大很吵,神田茫然若失的看着眼前慢慢陷入淤泥里枯萎的莲花,心口的疼痛让神田慢慢找回了自己的思想,全身围绕着银白色的光芒,刺目而惊心。
        "优?"被压制在地上的亚连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身上的神田,以及脖颈处距离不到一寸散发出冰冷而惊人杀气的六幻,直直看着神田自己的手插进他的腹部,取出泛着萤白色光芒的INNOCENCE,整个人倒在亚连身上。
        "优,没事吧?"亚连一脸惊恐的坐起身抱紧神田,看着神田逐渐变浅愈合的伤口,紧张的抱着神田不敢动。
        "嗯。"神田剧烈的喘息着,大力的动作让心肺运行跟不上,几近窒息的痛楚让神田眼前一片漆黑,只能靠着亚连休息。
        "优,我爱你。"亚连抬起神田的脸和无力反抗的神田深吻,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神田微微后退了一下,亚连放开神田的红肿的嘴唇,沿着无法吞咽的液体吻遍神田纤细敏感的脖颈,连同刚刚吐出的血一起吞咽入肚。
        神田抬眼看着亚连眼中快要溢出的温柔和爱意,迟疑了一瞬,那些伤人的话语和拒绝的话语吞进肚子里,在亚连看不见的地方,听着亚连一次又一次的告白,神田眼中的黯然和绝望慢慢变大。
        "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嗯,我知道。
        只是,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你。
        因为,
        神田优这个人,
        根本就不存在啊!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