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幻夜(下)

        亚连在朦胧中感到了心脏缺失的不安以及疼痛,这种痛苦比之前缇奇制造差点死掉的痛苦还要疼,抱着双臂把自己身体团成一团咬牙忍耐着疼痛翻身挣扎想要坐起来,却不小心从床上滚了下去。左手撑在床边吃力的跪坐在,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比神田吃的荞麦面还要软,摇摇晃晃的腿,根本没有一点力气站起来,更别说躺在床上了。
        难道我今天晚上注定要疼死吗?亚连感受到隐藏在团服下面那道已经愈合的疤又开始疼起来了,心里正盘算着被神田看到的话会不会嫌弃或者被小小的安慰一下,那样说不定赚到了的时候,他的房间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虽然知道来的人是谁,却发现自己已经处于意识朦胧边缘。
        "神田大人,这样会吵到其他人……"探索队员看着气势汹汹的神田,就被神田冷淡的声音制止。
        昨天晚上亚连带着重伤的神田住进了一家旅馆,原本亚连想和神田一个房间方便照顾伤患,结果被无情的关在门外碰了一鼻子的灰,现在却无比庆幸两个人不住在一起。
       否则,疼的像个小鬼一样满地打滚,一定会被讨厌的。
        "有什么关系。"神田不理会身后或者楼上传来的谩骂声,熟视无睹的拿着六幻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留下那个探索队员正好脾气的道歉中。
        这么粗暴,会喜欢上你的人一定是笨蛋加白痴。亚连在心里胆战心惊的吐槽,过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昨晚是谁不要脸的抱着神田表白时,郁闷的自嘲,看来我果然是个笨蛋。
        神田靠近脱光上身躺在床上的亚连皱了下眉头,明明很冷却把被子踢下床,果然还是个小鬼。他看了一眼无人的身后,弯下腰把躺在地上温度已经褪去的被子盖在蜷缩成一团的亚连的身上,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出生的幼儿一样抱紧自己的膝盖的动作让神田冰冷的脸色稍缓。
        "笨蛋豆芽菜。"神田轻声叹气,一看到亚连毫无防备的模样,他的心里那些困扰的因素已经消失,看着床上恢复正常睡姿的少年的脸松了口气。
        亚连正纠结要不要睁眼,虽然后果可能会被灭口,然后认真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照旧,却听到神田拔刀的声音,整个人立刻满身大汗的僵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死了死了,要死了要……虽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意识却很清晰的亚连在心里崩溃的咆哮着,虽然想过表白之后有可能会被杀掉,但是现在他还不想死了,这种悲戚的心情在黑暗的世界无限环绕变大,直到锋利的刀刃与皮肤亲密接触过后一股腥甜的气味在空气里面萦绕入鼻。
        神田看着亚连紧皱的眉头发了一会儿呆,心里想着要不要救,听着亚连渐渐变弱的呼吸,啧了一声抽出六幻在他的手腕上面无表情的一划,他看着在月色下从划开的皮肤滴落的黑红色液体,面无表情的将滴血的手腕伸到亚连嘴边。
        带着神田身体温度的液体从喉咙流到胃里,顿时那种烧灼感开始慢慢减退,亚连动了动手指,发现自己的意识清晰到神田的心跳都能听见,可还是坐不起来。
        寂静的空间,两个人的心跳分外鲜明,亚连的心跳有些加速。
        "神田大人,已经准备好了。"探索队员声音出现的同时,神田已经抽回纤尘不染的手,一言不发的拿起六幻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亚连会没事吧?"探索队员关上门对着神田问道。
         "那是他活该。"神田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冷言冷语讽刺道,"这就是贪吃的下场。"
        "亚连也太不小心了。"探索队员这次没有为亚连开脱,似乎无奈的附和了一句之后,无论是神田的声音还是探索队员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是说吃饱了才有力气吗?亚连将嘴上有些干枯的液体用舌头卷进嘴里吃下去,然后翻身,意识朦胧的睡着了。
       又扔下我一个人,太过分了。

        "就是这里吧?"神田一脸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农庄,阴翳的神色让一旁终于松了口气的探索队员不由的紧张起来,扯了一下肩上的背带深吸一口气放松身心,然后转过身向神田表示一探究竟的意愿。
        "你去豆芽菜那里。"冷峻着脸往前一步,一脸不耐烦的转过去。
       "能和神田大人共进退,是我等的荣幸。"探索队员虽然萌生犹豫的神色,却还是向神田表达清楚他的意愿,却被颈边突如其来的寒冷,从皮肤渗进骨子里,抬头立刻看到神田野兽一样的目光,立刻在心里哀嚎起来。
        神田,拿刀威胁的习惯要改掉啊。
        "碍事的家伙给我退下。"神田冷峻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对着探索队员无声的说了一句,看着他脸上的怔愣瞬间转身从原地消失。
        冰冷的强压气息骤然消失,探索队员的双腿一软立刻跪了下来,抬眼看向四周的田园气息,以及清晨丝丝入骨的寒冷,越往里面走,神田的脸色越来越沉。
        "好久不见,驱魔师大人。"庄园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漂亮的金发少女笑脸盈盈的走过来,提着两边的裙摆行礼,"欢迎来到我为您准备的庄园。"
        神田闻言冷冷的笑了一下,跟在少女身后,参观他的"墓园"。
        少女看着身后一脸漠然的神田,脸上的笑意逐渐放大,突然出现的微风迎面而来,带来了黑暗阴沉的寒意,世界顷刻被黑色吞噬。

        此时站在庄园外的探索队员正往回走,心里的不安促使他回头观望,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华丽的庄园以及不远处的房子在一阵扭曲之中瞬间消失,一望无际的绿色原野,明媚的光芒四射,树林中传来悦耳的鸟鸣声,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安详。
        "神田?"探索队员立刻向前跑,即使跑过了头也没感受到任何异常,美丽怡人的风景依旧,除了消失的庄园,还有神田。
        虽然知道神田不喜欢累赘的性格使然,但是对探索队员此刻来说,也许亚连能帮助神田也说不定。

        "所以,你来找我?"亚连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的探索队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不爽,最喜欢喜欢把整张脸用纱布包裹住的人就是他了,而且他和拉比聊过眼前的这个人,拉比说过神田以前和他是搭档最久的人,一想起神田昨天的差别待遇,立刻对不知姓名的人有些排斥。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和亚连外出任务呢,我叫罗伊斯·莱纳。"罗伊斯·莱纳伸手摘下帽子解开脸上的纱布,留着一头棕色卷发的绑在脑后,是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他看着亚连一脸的震惊以及被藏得很好的怒火,英俊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别看我这样,我已经三十岁了哦!"
        亚连松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外套瞬间起身。一路上罗伊斯·莱纳向亚连透露他早就知道亚连喜欢神田的事,然后神田曾说过亚连有时候看他的样子怪怪的,然后在亚连笑着即将发怒之际表达了理解和支持他的动机之后,罗伊斯·莱纳告诉亚连他和神田的过往。
        "神田救过我和我妻子的命,而且我女儿很喜欢他。"莱纳向亚连绘声绘色的描述五年前那次生死一线之间的战争,突然发现周围环境的异常,一个走在他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脚步,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转头狞笑着对上他的双眼,身上的衣服和皮肤脱落变成了AKuma。
        "神之道化。"亚连手中的道化带卷起莱纳扔向不远处的房顶上,左眼看着眼前蜕化成AKuma的人类,一想起昨天神田的焦躁不安,此刻虽然猜到神田可能直觉这个小镇已经被AKuma占领,心中却惊讶于左眼居然没有任何反应。
        "你要去哪里?亚连·沃克?"机械合成的声音让亚连有些头皮发麻,纵身一跳躲过了lv4的AKuma,下一秒发现自己正站在AKuma的包围圈里。
        今天真是诸事不顺啊!亚连仰天长叹,看着飞在空中的lv4,一想到此刻的神田有可能在某个地方痛苦的挣扎着,他心里的立刻焦急的恨不得立刻出现在神田身边,但此刻他更想解决眼前这个大麻烦。
        高抬起退魔之剑,亚连毫不犹豫朝怪声怪气尖叫的LV4砍去。
        磨磨蹭蹭下去,会被优讨厌的。

        战争,持续到了傍晚时分才分出胜负。
        亚连脱力的躺在地上无法动弹,大量低级Akuma配合Lv4的进攻让他感觉到了难得的吃力,神之道化已经解除,全身就像被碾碎一样腰疼腿疼头疼,和死了差不多。
        罗伊斯正在给亚连包扎伤口,亚连看着头顶火烧一样的颜色出神,等到天际变暗的时候才能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去找神田。"亚连看着全身上下的纱布,松开握紧的拳头,朝罗伊斯所说的地方走去。

        "爱情?"神田站在一处废墟上呢喃低语,此刻的他满身是狼狈不堪的战斗过后留下来的痕迹,明明全身布满大片大片的血渍身上没有一丝伤痕,裸露出修长纤瘦的上身,身后及腰的长发随着拂面而来的晚风,丝丝扬起旋转然后又落在直立的后背,染上大片暗红的血渍,"无聊。"
       不知何时恢复知觉的手开始颤抖,如果平时他一定会嗤笑自己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竟然会害怕,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手中的六幻如同千斤巨石一样从手中滑落插进废墟里。
        明明神智越来越恍惚,视线越来越模糊,听觉越来越弱,但是他还是听到了亚连的声音,明明风已经模糊了一切,但亚连的声音却意外的清晰明朗。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罗伊斯和亚连出现在了神田身后。
        "神田你没事就好,你……"亚连说了一大堆,神田侧头看了一眼,却发现只能看到一团模糊不清的白色,面无表情的摸到了六幻,然后拔出,将它收回鞘里。
        亚连还在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但是神田发现他什么也听不到了,就像一道出现在两人之间的屏障,就像彼此隔着一个世界,相见不相闻。
        神田转身,一脸漠然的看着他们,面无表情的让他们两个先回教团之后径自离开,他懒得去想那个人听到他绝情的话会有什么反应,但是对他来说,就像一场醒过来就会各奔东西的梦而已。
        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神田在心里嗤笑,没想到我也会困惑和思考,如果被拉比知道了,一定会被笑死吧。
        听不到耳边呼啸的寒冷夜风,看不见眼前漆黑就像没有尽头的路,感受不到身体逐渐下降变得冰冷的体温。神田在一个黑色的空间独自前行,直到身体的异样再一次发作,灵魂的快速升华虽然能够使用很强大的招式,但是伴随着生命的透支让每一次自愈都痛苦不堪,即使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楚,但还是依旧在生与死之间费力的挣扎着。
        身体前倾,即使骤然的下降让神智紧绷,却还是没办法解除身上的禁制,在落水的一瞬间,神田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扇半开半掩泛着光芒的门。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这扇让他从心底渴望却又恐惧绝望的门,刹那间门被人大力拉开,刺眼却又温暖的光芒笼罩在神田身上,就像小时候那个永远不会实现的愿望一样,渴望着看一眼地上的蓝天白云,明明知晓会被束缚,却还是在心底描绘着一望无际的蓝。
        神田伸手,心里的雀跃促使他的指尖触摸着近在咫尺的光芒,然后被人用力拉出去,站在阳光下用力抱紧,那人的声音让神田心里一阵抽痛,迟疑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回抱。
        "欢迎回来,神田。"眼前和光融为一体的白发让神田发呆,直到吸进了他的气息才回过神来,却又一次被震惊得睁大了眼睛。
        "还有,我爱你。"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