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锁(上)

   神田优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漆黑一片的房间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大脑还没来得及分析一切缘由的时候,他感觉到口中有一股苦涩的恶心异样,于是他瞬间跑到镜子前反复刷牙。
   等嘴里的异味消退不少后,神田优一脸凝重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明明是习之以常的动作,此时此刻却觉得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原本过分苍白的脸现在却是看不出的怪异,虽然依旧白皙红润却透着健康的红晕色,微红的眼角配上一丝如同湖水般湛蓝清澈的眼眸,细看之下竟是若影若现的风情万种,虽然很羞耻,但这是事实。
   抹去镜子上逐渐滑下的水珠,怔愣了一瞬间,突然阴沉着脸去摸左肩上一个明显到让他掀翻整个酒店的冲动。
   那是一个咬痕,而且力道还不小,刚凝固的血痂让他猜到这是几分钟或是一个小时前留下的痕迹,那个变态和他睡了一个晚上,而且刚刚走的这个事实让神田优愤怒的打碎了眼前的镜子。
   无数块镜子的碎片照出神田优赤裸的身体,青紫色的吻痕和红色的舔咬留下来的痕迹,以及后面直到现在都感觉有什么炙热的东西在扩张着的奇怪感觉让神田优决眦欲裂。
   一定要杀了那个变态。神田优在心里暗自决定。
   神田优拖着运动过度的身体往酒店的双人大床走去,坐在床上看着自己随意扔在地上的衣物以及手上脚上腿上,全身除了有些红肿的唇瓣的脸以外没有一块好的,突然想起来昨晚的遭遇,狠狠地咬牙发誓要找到那个变态。
   其实昨天以前神田优一直住在日本的一个小镇里安然无恙的过着充实的生活,直到接到故友科穆伊以及拉比的电话邀请,说是举办一次同学聚会,在他们热情的劝说以及根据现状,三思之下决定赴约,于是订了去往英国的机票。
   到达英国的时候神田优内心深处很高兴,因为三年之前他都是住在英国这个地方,虽然才过了三年却让他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于是他定下酒店之后拿着房卡放好行李之后迫不及待的出去逛逛,虽然他对于自己的能力很自信,不过却还是出乎意料之外的被袭击了。
   才刚刚转过弯就被躲在暗处的人蒙了眼睛绑着手重重地推到墙上,捧头就吻,亲的神田优头脑发热模糊不清的回报过去,结果就是激发了那个男人的兽欲,简单扩张几下就直接闯了进来。
   简而言之就是,他被人上了。

   枕头下嗡嗡响动的手机唤回了神田优即将崩溃的神智,他划开手机一看,打过来的是科穆伊。
   "神田君今晚记得来哦!"电话里面的科穆伊笑容灿烂的嘱托几句之后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最后还是神田优忍无可忍的直接关机,否则今天就别想睡个好觉了。
   神田优缩进被子里,及腰的黑色长发随意散落在枕头上,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舒服的喟叹一声,顾及后面不可言喻的地方而选择侧睡,不一会儿就陷入睡梦中。
   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酒店里的大床下,映照床上躺着的美人,然后不舍的慢慢离开,而后黑夜主宰了这个世界。
   叮咚作响的闹钟铃声吵醒了睡得一脸恬静的神田优,开灯之后查看自己身上除了肩上的咬痕看起来一切正常,于是打开行李箱换衣服。
   他的老师缇艾多尔给他准备的是一身正式的西服,黑衣黑裤黑领带,除了衬衣和他白皙细腻如玉的皮肤真的一身黑,不过这很适合他,尤其是那双时刻隐藏在黑暗之中的深蓝色双眸,禁欲而冷漠。神田优看着扔在床头柜上被刻意摆放的红色发绳,愣了一会儿犹豫要不要把头发绑起来的时候,科穆伊的电话已经迫不及待的打来了,在科穆伊催促了几声之后神田优把发绳塞进上衣的小兜里面,五指张开梳了一下柔顺的头发盖住那个靠近脖子根的痕迹后关灯出门。
   也许出于心急,神田优并没有注意到一个和他擦身而过,穿着运动衣戴上帽子的青年走到他的房间门口,拿出门卡波澜不惊的开门,而神田优订的是单人间。
   好不容易打的到达科穆伊居住的地方,闹市区之后相对安静的街道,当初他们最后一批学员毕业后科穆伊就带着他唯一的妹妹来到这里,用尽积蓄开了一个类似万事屋的工作室,一晃就过了几年了啊。
   神田优下车后站在路灯下抬眼看着已经染上岁月痕迹的小楼,与几年前那个光鲜亮丽的别墅楼的影子重合,神田优在心里唾弃自己竟然也会多愁善感的时候,迎面走来两个人,熟悉的声音让神田优有些心颤。
   "优?"不复青年时期的清朗声音,经过岁月的雕琢,拉比已经有了成年人的声线和体魄,原本就比神田优高的身形除去了那时青涩消瘦的模样,却染上一层时过境迁的可靠却有些沧桑,而那灿烂明媚的笑容看起来更加成熟稳重,"我们一直都在等小优呢,走吧,进去吧。"说完拉着神田优就往里面带。
   跟在拉比身后的李娜丽一直看着神田优依旧纤细修长的身形,红了眼眶,最后一言不发的跟在他们身后进屋。
   "不许叫我的名字,白痴兔子。"神田优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但是却没有像以前一样迫切的挥开拉比的手。
   在神田看不见的地方,拉比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又恢复了正常,强忍着拥抱的冲动向神田介绍这几年他们的起起落落,下意识的扣紧神田的手腕,就像此刻他抓的不是神田的手,而是一棵救命的稻草。
   拉比打开门的瞬间睁大了眼睛,被烛光映照的温暖的室内里,曾经熟悉却叫不出名字的同伴在欢声笑语的说着话,在烛光的照应下,他们对着许久未见的神田高声说道。
   "欢迎回家,神田。"以科穆伊为首的人都高声表达着欣喜若狂的心情。
   神田瞬间挣脱拉比的手后退了一步,看着站在明亮灯光下的人,有些心悸的慢慢后退进黑暗中,还来不及放松就被人从身后抱住,推进房间里。
   "欢迎回家,神田。"一模一样的字眼让神田睁大眼睛,他瞬间睁开双眼挣脱身后的人大力的桎梏,他转身看着真正一身白色的青年,不知为何心生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情,心脏跳动的速度让他的脸也随之越发冷漠。
   "你是谁?"神田冷漠着一张漂亮毫无瑕疵的脸,声音同样冰冷的让对面一头白发的青年心颤不已,如坠谷底的心脏看着神田脸上隐藏的神色慢慢恢复了正常。
   "你好,我是亚连·沃克。"亚连笑容满面的向神田伸手,如同记忆里永远不会忘却的那一夜。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神田看着亚连过了一会儿,终于也同样伸手,握上亚连的左手。
   "你好,我是神田优。"
   重新重合在一起的左手右手,就像曾经断裂的锁链再次重合,过去遗忘的记忆因爱被唤醒,这次他该如何抉择?
   为爱留下?还是为爱再次离开?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