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同人】锁(下)

   我们也许不应该再会,但我庆幸这次的再会,我要将爱化为锁链将你紧紧的束缚在我身边,接受我的爱,然后一起死去。
   我爱你,优。
   不要离开我。
   你永远都是我的。

   这次聚会超出了神田的思考范围,虽然在他心里不可否认很怀念过去的时间,但是这不能成为惩罚的理由。
   人群过度的喧哗让神田很不适应,但他还是选择了坐在他们之中,看着他们为一件小事吵吵嚷嚷的也不像以前一样觉得心烦,他突然觉得这样也很好。
   神田不断和前来碰杯的人碰一次喝一杯,毫不犹豫的一口而尽,经管是酒精度很低的香槟,喝多了也觉得头有些晕晕沉沉,但他的意识却很清楚他在干什么,他只是,有一些难过。
   从踏进这个屋子的瞬间,明明灯光耀眼,所有人都欢声笑语,却不知为什么,心脏传来一点一点绵长的疼痛让他想找一个能发泄的地方,或者东西,例如酒精。
   只是,这里的所有人,似乎也在用酒精麻痹自己。
   估计到了半夜,地上三五群躺着横尸的人,科穆伊陪着李娜丽和那些酒量不错的人开始拼酒,说什么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之类的,开始进行罚酒的游戏。
   神田扶着自己开始出现宿醉的头,小心翼翼的跨过横七竖八躺尸的人,摸着楼梯扶手往上走,他打算等他们全都喝醉之后离开,但是现在他更想醒酒。
   不过等他走上二楼的阳台时,已经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神田!"一身白色的亚连笑容灿烂的向神田打招呼,担忧的看着神田已经有些摇晃的身体,关心的问了一句,得到的却是意料之中冷漠的从鼻子发出的声音。
   亚连并不在意神田的冷漠,或者应该说他习惯了。
   "我记得你是向拉比告白的那个小鬼吧?"神田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看着亚连迎着月光更加刺眼的白色,头一疼,毫不自觉的说了一句。
   "神田只记得这些吗?"亚连微叹,一脸苦恼的看着距离他只有一个手臂的距离的神田,走过去在神田的唇角落下轻柔的虚无的吻,舔吸着神田唇瓣声音幽怨,"明明是和神田告白。"
   神田觉得他的头好像更晕了,亚连嘴里烟草的味道被舌头很好的传达到了大脑,不是讨厌却也说不上喜欢的味道让神田忘了推开抱紧他的亚连。
   过了一会儿,亚连尝够了滋味放开神田,紧靠在他身边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抽烟,嘴上叼着烟偷看神田的反应,虽然已经排练了很久,这一刻内心却更加忐忑不安。
   他害怕看到神田嫌恶的脸。
   神田深吸一口带着夜风的冷空气,皱眉看了亚连一眼并没有说些什么,就好像这一切理所应当,独处的两个人在气氛正好的时候总喜欢接吻,就好像即使换成他和亚连,都那么和谐,让他有一点点迷醉。
   看来真的醉了。神田摇晃着头率先离开,剩下亚连一个人看着他的背影痴痴的笑了。
   "亚连君不追上去吗?"黑暗中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少女,很漂亮,温柔的眉眼让所有人心生爱慕,一如当年的他和他。
   李娜丽走到亚连身边,嘴角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更加漂亮可人,笑脸盈盈的模样一如当初青稚的学生时代。
   笑容未改,只是可惜已不复年少的青涩纯真,一切,已经物是人非。
   "谢谢你们!"亚连走过李娜丽时在她耳边低语,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一定要幸福啊!"李娜丽听着亚连已经离开的脚步声,眼中的眼泪终于无法抑制纷纷滴落在地,抬眼看着满月的夜空,泪流满面哑着嗓子说了一句,"你们一定要幸福啊!"说完蹲下来,失声痛哭。
   已经三年了,却像三个世纪那样久的让人心碎。
   过往的一幕幕就像电影一样进行着洗脑的循环,花树下微笑着的美少年,图书馆里面安静读书的神田,冷漠之下细心的温柔,到最后病床上生无可恋自杀的神田,他们的好奇揭开神田过去的伤疤,恢复记忆的他笑着划开自己的手腕,在一片鲜红的血色下狰狞的笑着。
   拉比和科穆伊站在拐角处,看着神田和亚连离去的背影,虽然感伤,却还是走到李娜丽身边安慰她。
  
   亚连找到神田的时候,他正和几个人缠斗,等到亚连一脸惊慌靠近的时候,那些男人被神田毫不客气的甩出去,和亚连擦肩而过。
   "好厉害。"亚连由衷一笑,在面对神田鄙夷不屑的眼神,嘴角的笑容在路灯的掩饰下,温柔的刺眼,"和我交往吧,神田。"
   "啊?"神田一脸惊愕的看着亚连,上下打量亚连,怎么都看不出他是脑子有病的那种。
   "我是男的。"神田有些挫败,长成这样唯一的坏处就是被男人在知道他是男的后依旧不死心的告白。
   "你想死吗?"神田懒得理会亚连,一脚踹开挡路的人直奔酒店。
   "这句话你三年前就说过了。"亚连嘟哝一声,跟在神田身后和他一起进入酒店一起回房间睡觉。
   就算已经失去了记忆,习惯却还是没有改变。
   亚连指尖在神田脸上游走,临摹着他的眉间眼角,怀抱着他进入睡眠之中。
   这次你来了,我就不会放开你了。
   神田,成为我唯一的恋人吧。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