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                黑夜(下)

        神田曾经做过一个梦,年幼的他沿着没有尽头的走廊蜿蜒往下,漆黑的颜色像似一只猛兽等待着他,要将他吞噬一样。而神田就那样毫不知觉的往下走入那片黑暗之中,心中没有恐惧也没有憎恨,心无波澜的消失在走廊漆黑的尽头。
        当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的时候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在黑色沼泽之中开得颓败的莲花,很美,却已经濒临死亡。
        位于胸口左侧心脏的位置,不知为何突然痛得难以呼吸,然后莲花、沼泽、人影全都消失不见的时候,神田终于从梦中醒来。
        白色的天花板以及亚连那头白得过分的头发彰显了他的独特,却不知为何让神田生出一种厌恶的情绪,看了一眼床头上的六幻,无视亚连的劝导径自起身。
        "不可以神田,你的伤口……"还没恢复,神田接下来的动作让亚连一噎,想要动手却被神田轻易躲过。
        "走开。"神田轻蔑的看着亚连冷声警告,之后径自起身拆下染血的绷带,穿上干净整洁的黑白团服,背着六幻准备出门。
        "神田,今天先休息明天再走好不好。"亚连带着弱势的祈求,希望神田能够休息,毕竟大病初愈不适合与恶魔继续厮杀。
        "让开,豆芽菜。"神田一脸愠怒居高临下无视掉亚连眼中的心疼,准备把挡自己路的亚连丢出去时,亚连妥协了。
        "那我和你一起去。"

        神田有些烦躁的在一片野草丛生的荒地拐了三遍,结果还是没有甩掉像只跟屁虫一样的亚连,最终只能认命的走向昨晚看到的目的地。
        亚连一边和探索队员聊着幼时见闻的趣事一边暗中观察走在最前方试图甩掉他们的神田,看着他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有些好笑,正想调侃他几句,心里想好了说词却不料被身旁的科诺拉住了,一边劝解亚连,"沃克先生,请不要打扰神田大人。"科诺一脸凝重的说道。
        为什么我是先生而神田是大人啊?亚连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顺着科诺的视线看过去,微风扬起神田束起的长发,猎猎作响的风衣仅从背后就能猜出他一定是一个俊美宛若天神的男子,高高在上,与世隔绝。
        总算有点了解了。亚连压下心中莫名而来的敬畏之感,带着手套的左手拉了一下险些被风吹落的帽子,慢慢走近停在不远处的神田,明明近在咫尺却又如同天际一样遥远。
        迎着不断变化风速的风力走到神田身后,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下一瞬就被狂风吹得一个趔趄,好不容易在神田面前不失风度的站稳,还没有松口气就感觉到一滴冰凉入骨的液体滴在裸露出来的脸上,片刻之后越来越多,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糟糕,下雨了。"亚连反应迟钝的拉上兜帽,看着眼前站在雨中纹丝不动的神田,那些想要打道回府的心思瞬间消弭,呆呆傻傻的看着神田微仰着头露出白皙俊美的脸庞任由雨水滴落。
        神田忽视跟在身后的两个人,确切的说是忘了今天还有两个人跟在后面,闭眼倾听夹杂在雨中飘过来的歌声,不由自主的露出连自己都没有觉察的微笑,心情突然感到愉悦的跟着歌词唱了出来。
        "来自遥远之地的客人啊,请收下这支最漂亮的花。
        它是今早盛开最好的花朵,为了表示祝愿,我将它赠予最适合它的人。
        ……
        还在犹豫吗?心的跳动已经说明了一切,我爱你,至死不渝。
        繁花似锦终会湮灭,盛世荣华终究过眼云烟。
        在这虚无缥缈的世界中,爱,即是永恒。
        我爱你,不论千年亿年,永不变。
        ……
        我会化成一粒繁星,等待与你再一次相遇。
        ……"歌声婉转空透,带着异国腔调的声音,清灵入耳。
        只有在这时候亚连才会想起神田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即使穿着统一的教团服说着自己出生就能听懂的语言,但他们仍旧是两个世界的人。
        亚连突然想起那只拉比说过的话,"优他固执己见的认为两个世界的人不应该也不可能相融吧!"后面还说神田对陌生人比较害羞不知道怎么相处之类的,亚连看着神田一脸阴翳的表情尴尬的扯了一下嘴角,却被提着领子往下跳躲过了身后Akuma的偷袭。
        "嘁。"神田一脸不爽的看着亚连被吓了一跳后一副"你好""幸亏有神田"的白痴脸,克制住想要分分钟弄死他的心思后,放开亚连和科诺就往中心方向跑出去。
        "神田危险。"亚连立刻跟了上去,跟着他的科诺说出了一切缘由。
        原来是半个月前神田从科穆伊那里接了一个说是北美一个镇子突然出现大量AKuma并委托休息中的神田,神田应下之后立刻坐上直达北美的火车。刚到镇子就遇到了AKuma大数量的袭击,神田和科诺两人都受了伤,为了不影响任务科诺就被神田毫不留情的打晕扔到镇子的宾馆门口。
        没有了拖油瓶的阻碍,神田消失了半个月左右,直到科穆伊再也受不了提艾多尔元帅的纠缠和马里的拐弯抹角,下命令让亚连协助神田,而亚连到的那天神田带着满身没有来得及愈合的伤口出现在宾馆门口。
        明明是大白天却不知道这里为什么阴云密布,亚连看着消失在雨幕中的神田想要锁定他的位置,下一秒神田出现了。
        亚连刚要露出的微笑就那样僵在脸上,看着神田身上消失不见的披风和他肩上多出来的东西,联想到什么什么的亚连握紧左手考虑要不要给神田上一课,因为他的视力实在太好了,神田肩上抗的明明就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女人。
        正想付诸行动的亚连被神田扔过来的人砸到了,INNOCENCE还没发动就听到神田在黑暗中的大声怒吼,"带着她,离开这里。"然后爆炸声和六幻的刀光闪烁隔着一层黑色的雾气凌冽的破坏着。
        亚连一把推开身上的女人,让她靠在科诺的怀里时,看清了她的脸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亚连看着和他有五分相似,漂亮的脸蛋上洁白无瑕就像完美无缺的玉石,看了五秒默默移开了视线,憋屈的和科诺把她带回艾娜的宾馆。
        艾娜看到沉睡的女孩脸上的惊讶一闪而逝,然后和科诺一起去了楼上为她包扎伤口,而亚连去找神田,却在镇子外的一棵树下看到了衣襟尽数敞开露出染血的纱布,抱着六幻靠在树干上,感觉到有人接近之后快速睁眼开了过来,看到来人是亚连之后像是放松了一般,扯了一下嘴角晕了过去。
        "真是太不让人省心了。"亚连蹲在神田身边摸了一把染血的胸腹,摸了一个遍之后看着神田俊美得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感叹和心动的脸,按捺不住立刻亲了上去。
        "这是利息。"让我担惊受怕的利息。亚连笑着抱起神田往回走,偶尔低头看一眼一脸恬静躺在他怀里的神田,心脏受不了刺激的怦怦直跳却舍不得放下手中的至宝,虽然在心里已经快速跳起了芭蕾舞,却也只是笑得很开心的往前走。
        占了便宜的亚连已经不记得要质问神田那个裸体女孩的事,现在他的心里正在盘算趁着神田睡着的准备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顶着明媚的阳光开始实施计划。
        而对于亚连一系列不轨的计划丝毫没有觉察的神田正安静的睡着,估计他知道了也会纵容……的吧。
        原来天已经亮了啊!睡梦中的神田看着初升的旭日,释然的笑了。
        天际舒展的白云以及回归的候鸟,柔和的微风,以及背后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切又都是那么的美好。

——————THE  END——————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