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若莲华

现在主站亚神和谢李,等过一段时间再写谢李粮

【亚神】红线

   命运的红线将他们绑在一起,至始至终从未离开,在命运安排下的暂离,他们能否拾起被隔断的红线,再一次执子之手,与子不离?
   PS:这是关于一个少年懵懂无知的悸动的故事,纯属鄙人脑洞大开之作,希望大家喜欢,么么哒!!!

   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亚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十五岁?十岁?七岁?还是更早?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只是每一次都觉得是初次见面。

   亚连直视着神田优完美的侧脸,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都让他心血澎湃难自制,心脏跳动得就像踢踏前行的出生小鹿,伸出的双手试图抓住眼前倨傲冷漠的美人,将他据为己有。

   他不是小兔子或者刚刚出生的小鹿,而是躲藏在黑暗之中伺机而动的狼。

01、心动

   亚连一直做着一个梦,梦里的马纳还在,他们在一个看起来很破旧却也有些富裕的小镇上为生计而辛苦劳作。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个孤儿,所以马纳成了他的全部,他们一起生活,为了维持生计扮演小丑逗乐客人而赚取微薄的收入,尽管有时候少的可怜甚至揭不开锅,但是他们还是很开心,总是为了能一起生活而开心不已。

   直到遇到神田优之前,亚连·沃克一直以为自己会平庸但是充足的活着,直到遇到神田优之前他一直以为,一切都能如他所预料的一样。

   那是他大概五岁的时候,他和马纳在那个小镇上表演,不知为什么这次来捧场的人少的可怜,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有的只是路过的路人。

   亚连停下动作,涂着厚厚的油彩的脸看着被风吹走了又吹回来的大球,不知所措的看着马纳,稚嫩的脸上被油彩掩饰的委屈让他想哭却习以为常的憋住了。

   马纳好笑的安慰亚连,就在他们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曼妙清灵的歌声一下子就虏获了他稚嫩不谙世事的心灵。

   "好奇的话就换好衣服去看看吧。"马纳对于亚连总是很耐心,看着他神往的表情说了一句,结果回身看着空无一人的空地再一次感叹少年心绪。

   亚连没有听马纳的话回去换衣服,因为他有一种如果不马上过去就会错过了的心情,他顺着歌声的方向穿过拥挤的人群,却被眼前的一幕惊艳到了,他睁大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大脑一片空白。

   "还在迷惑着前行的路吗?可怜的孩子?

   当你失落被阴霾笼罩之时,当你快乐阳光明媚洒满大地之时,我一直都在陪着你

   风吹拂女孩玫瑰花瓣一样的脸颊,吹过少年心思萌动的心灵,我就在一旁

   清澈的小溪从绿色的河畔流过,进入漂亮的森林,和精灵们一起欢快的跳舞

   要和我一起唱歌吗?美丽的女孩

   要和我一起跳舞吗?可爱的少年

   我们一起歌颂吧

   ……"

   亚连呆呆的看着小镇中央的喷池,几个衣着奇特的小孩众星捧月的在一个唱着奇特歌谣的小孩身边随着歌声跳舞,所有人都安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呼吸,生怕会破坏眼前恍如梦境的歌舞。

   穿着红色漂亮的和服,长长的黑色长发绑在脑后,随着音乐的旋律在空中飞舞着,天蓝色的发绳垂落在耳后,白皙细嫩的脸,如同黑夜般的漂亮双眸看过来的时候亚连能察觉到身边的人吸气的声音,亚连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人。

   尽管那只是一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孩,亚连却恍如看到了一个如同泥潭中开出的莲花,高傲美丽,以及傲然挺立于世的自信。

   亚连看着已经停下来的几个小孩,他们在对着前来围观的客人表达谢意,客人纷纷送上自己的礼物,礼品和现金,更多的是一些看起来很美味的事物。

   亚连有些激动的摸着自己空无一文的口袋,失落的看着不远处那个穿着和服的孩子脸上的笑容,拨开人群跑了出去。

   又连续表演了几次,一行人终于在天色转向黄昏的时候决定回旅馆去休息。

   劝了好久终于把围观的人群劝出去,但留下了一大堆食物让他们很是头疼,尤其是他们的"公主殿下"。

   "真难闻,快点把它们解决了。"穿着和服的的小孩一脸嫌弃的换下,穿着一件有些大了的T恤衫和一件适合夏天的短裤,露出白嫩嫩的一双大腿,卸下脸上精心准备的妆容解开发绳,一头秀丽的黑发垂直在身后,一双漂亮的黑色大眼睛不耐的看着给食物解封的几个小孩。

    "嘛嘛,不要生气啦小优。"一个和他一样大小的小孩拿着一块蛋糕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问道,"要不要一起来吃?"

   "我才不要。"他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意料中的结果,毕竟他这副不爽的样子这么看都是在撒娇,根本没有威严可言。

   就在名叫小优的男孩一脸受不了准备出去散步的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

   一声连着一声,虽然看似用力很大,传入他们耳中的却是断断续续的。

    "嗨嗨,来了。"一个年纪稍大的孩子在两人的同意下去开门,"抱歉,我们不……"他看着眼前有些脏兮兮的小孩,吞咽了一下,被身后的小优扯开。

   "你好,我身上没有钱。"亚连脸上的妆已经花了,虽然擦了很久却依旧没办法全部洗干净,只能局促不安的把手里刚刚从镇上的水池里摘下来的莲花递给眼前很漂亮的人,"送花可以吗?"

   "知道小优喜欢莲花很厉害嘛这个小孩,小优还不快收下。"身后窜出一个人,他笑着拍拍小优的肩膀,"作为谢意就邀请他一起吃晚餐吧。"

   亚连有些小开心,因为他看到那个很漂亮的小孩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很不高兴,但是当他看到莲花之后渐渐柔和起来的眼神以及微微勾起的嘴角,加上后面的人说的一句话让亚连确认了一件事。

   小优真的很喜欢莲花。

   "请问你的名字……"亚连还没说完,一直和小优形影不离的小孩立马抢答。

   "优,神田优。"那个小孩满脸的食物残渣,嚼着嘴里的食物有些含糊的说道,"叫他小优就行,另外我是阿尔玛,"

   那个叫神田优的小孩转过头,横眉竖眼看起来很可怕的样子盯着阿尔玛,阿尔玛看着他不高兴的表情立刻住嘴,继续和几个饿疯的同伴争抢食物。

    神田看着眼前这个瘦弱得像一棵风吹就倒的豆芽菜,在听到他肚子传来的声音再看看一副恨不得转身就跑的小鬼,伸手把他拽了进去扔给一个已经有些年长的老妇人。

   "把他洗干净。"神田一脸嫌弃的指指被吓到的亚连,头也不回的转身去找花瓶准备插花。

   等亚连洗干净换上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神田优正和阿尔玛闹别扭,两个人都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阿尔玛的伤比神田的重一些,他蹲在墙角面壁思过,而神田则用手背抹去嘴角粘腻的奶油对着亚连十分凶狠地吼道,"豆芽菜,给我过来。"

   亚连呆愣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在那些人同情的示意下他才反应过来神田是在叫他,给人家取这种绰号是不礼貌的啊。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依言走到神田身边问他有什么事。

   "把这些吃完就走。"神田不耐烦的对着亚连拉高声音一脸凶巴巴命令他,一巴掌拍开想给他上药的金发男孩子,心里不耐烦的嫌他多管闲事瞪了他一眼后直接绕过他进入浴室。

   亚连嚼着有些甜腻的蛋糕,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金发少年,再看看传来门框几乎被摔烂的声音传来的方向,被讨厌了吗?

   "怎么,被吓到了?"金发少年甩着被拍红的手背,看着不知所措的亚连,在脑海中思考了一下词汇安慰道,"神田他只是害羞而已,对了你是……"

   "我叫亚连·沃克。"亚连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脸认真的回答。

   "亚连啊,叫我巴克就行,要麻烦你了神田他不喜欢蛋糕之类的甜品。"巴克皱着修长的眉无奈的说道,然后在阿尔玛的帮助下准备了另一份食物。

   "优也真是的,不喜欢就不喜欢,干嘛打人啊?"阿尔玛揉着已经开始消肿的包子脸,嘴里嘶着气却认真的帮巴克准备道歉用的日式荞麦面。

   "是你自己把蛋糕强行塞进他嘴里的吧?"巴克的手一顿,想起刚刚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一幕,刚想斥责几句却还是咽回肚子里,对着阿尔玛认真的说道:"好好和神田道歉,不要一言不合就打架。"

   阿尔玛闻言很怀疑的看了巴克一样,一脸"任谁一看都发现明明是小优先动的手好吗"的样子,尽管很生气但他还是乖乖的端着荞麦面去敲门。很快阿尔玛一脸开心的原路返回,放下荞麦面之后向巴克说了一大堆他对神田的猜想,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却说的头头是道。

   亚连吃得很认真听得更认真,等神田穿着浴袍出来的时候亚连已经把东西吃完了,正喝着茶水和他们聊天,等神田走过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几乎黏在神田的身上。

   神田似乎被亚连的视线看得很不自在,刚刚出浴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下,状似凶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平心静气的开始吃面。

   这时候吵杂的声音相对减小,这时候外面的天色已晚,阿尔玛对亚连的印象还不错,然后看着神田一脸满足准备出去走走的模样开口说道,"优要不出去的时候顺便送送他,毕竟人家可是给你送了你最喜欢的花。"

   "又不是小姑娘怕什么?"神田闻言一脸嫌弃的看着小小一只的亚连,眼里的鄙夷不屑让在场的人汗毛直立,纷纷一脸惊恐的转去看亚连是不是会和神田争论一番,结果亚连只是欲言又止,刚想说不用却被换好衣服出来的神田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还想磨蹭到什么时候?要走还不快点。"明明很凶恶的看过来声音也很让人生气,不知为什么一想到声音是从神田的嘴里说出来却是没有任何威慑可言。

   亚连跟在神田的身后往前走,他提着自己的小丑衣服看着神田纤瘦直挺的背影,几次想鼓起勇气和他说话却不敢,怕像阿尔玛一样不小心就会惹他生气。

   好想和他说话,哪怕是一句也好。

   "那个人是你父亲?"神田站在渐渐垂落的夕阳下回身去看亚连,指着不远处走来的马纳问道。

   亚连呆愣的看着神田的脸点头,这是神田的的眉眼缓和了下来,漂亮的脸逆着夕阳的余晖,被光线笼罩着恍如不切实际的"神",神田似乎完成任务一样松了口气转身和亚连擦肩而过打算原路返回。

   "那……那个……"亚连瞬间抓住了神田的手,就在神田想要抽回手的瞬间紧紧扣住,紧张得红了脸又怕神田不高兴推开他下意识的收紧力道,然后结结巴巴的问道:"那个……我、我们……还能在、再见……"

   "可以的。"神田不知为何突然笑了一下,他一脸认真的捏了一把亚连有些婴儿肥的脸,趁着他愣神的工夫掰开手腕上的手说道,"只要你想就可以。"等亚连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人已经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如同承诺一般的话语飘荡入心头经久不散。

————————————

评论(3)

热度(24)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优若莲华 转载了此文字